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 你瞧你这幅熊样 【二更】

    半晌之后,这女子终于是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望着那一言便让领头汉子老老实实的少年,一时间却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而欧阳克脸庞上蕴含的淡淡笑容,就好像他并非是在欺负人,而是在与其友好攀谈一般。

    瞧着面前的汉子,欧阳克似笑非笑的道:“怎么,现在你不嚣张了?”

    “咳……咳咳!”

    闻言,这汉子顿时冷汗直流,不过好在,像他们这样欺软怕硬的滚刀肉,脸皮都是极其之厚,干笑道:“公子你说笑了,刚才是小的被猪油蒙了心,才会那样说,你就把我当做个屁,放了我吧!”

    “参仙老怪,是你什么人?”欧阳克淡淡一笑,道。

    听得欧阳克的话,这汉子连忙道:“是他给我们好处,让我们帮他找些女子,送到他那里!”

    欧阳克微微点头,目光瞥了一眼其身旁的那些同伴,淡淡一笑道:“有趣,当真有趣,即如这般,你们倒是告诉我,那参仙老怪,住在何处?”

    这汉子连忙点头,旋即目光一转,指向远处,很是狗腿子的笑道:“从那里直行,大约二十里处,有一药园,就是他的住处了!”

    这家伙,的确很会做人,他也知龗道,以欧阳克的武功,若要打死他,也仅仅只是片刻之间的事,所以也不敢隐瞒,当下也是极其光棍的把参仙老怪给出卖了。

    而欧阳克也是一怔,旋即不由得嘴角一扯。这家伙,当真是毫无义气,怕死之极!

    对于这样的人,欧阳克倒也说不上厌恶,自然不会像柯镇恶那种,恨不得杀光天下无耻之人,对着他们教训一顿之后,侠义之心猛涨,一掌拍死他们来证明自己有多侠义……

    其实仔细看来,那些以侠义标榜的正道之士。手上沾染的鲜血。比一般之人,怕也没见得少!

    如欧阳克这般,虽然时常不太着调,却也从来不杀人。用他的话说。就是不错杀一个好人。更不乱杀一个坏人,若是这世龗界少了这些可爱的坏人,那多无趣?

    欧阳克眼眸也是微微眯起。道:“你说今日这事,怎么解决?”

    “全听公子之言!”

    见到欧阳克这般言语,那汉子也是松了一口气,旋即笑道:“公子让我们往东,我们绝不敢往西,公子让我们下油锅,我们绝不敢吐气。”

    听得这话,欧阳克面上却是不动分毫,淡笑着说道:“那你们就下个油锅吧!”

    “呃!”

    闻言,这汉子呆呆的望着欧阳克,脑袋都是有些回不过神来,一时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他本来只是几句讨好之言,却没想到,欧阳克竟是这般回答,弄得他一时间不尴不尬杵在那里。

    怎么能这样?

    你怎么能不按常理出牌,你下一句不是打住我的话,一番唠嗑过后,放我走的么?

    欧阳克看了一眼那被吓瘫在地的汉子,嘴角扯出一抹弧度,而后便是也不回头,便是缓缓的对着之前他所指的方向行去:“老老实实把这女子送回家去,待我回来发现你们再敢胡作非为,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敢,小的再也不敢了!”

    望着那逐渐消失在视线尽头的少年背影,瘫坐在地的大汉,声音兀自有些颤抖的低声道:“就这一次,都差点把老子给吓死了,我哪还敢再乱来?”

    ……

    ……

    如今风雪一至,这长白山下隔三差五的散乱着一些采参客,有的是上山挖参,有的则是见势不好,下山回家,人影晃荡,却是不绝于眼!

    由于利大,人多又无人管制的缘故,这些人因为人参,大打出手的事几乎是屡见不鲜。

    但惟有一处地方,是这些采参客,不敢踏入的地方,甚至,在他们的眼中,那里恍若龙潭虎穴一般,令他们唯恐避之不及!

    在长白山主脉不远之处,一片雪白的木屋,连绵而立,木屋之内,隐隐有着药香之味传出,显然,这木屋的主人为了此次培育这些药材,倒是动用了不小的手笔。

    木屋之门,突然被推开,一道中等身材的身形从中走出,周围的药童见状,连忙躬身行礼。

    “师父!”

    “嗯!”这然淡淡的应了一声,那般容貌,竟是颇为奇怪,一头白发如银,脸色光润,犹如是童颜白发,神采奕奕:“明日要练功的女子,都给送来了么?”

    “还没有,兴许是路上耽搁了吧!”一名药童好似吹到了一股冷风般,声音有点颤抖,道。

    “嗯,你们去把里面的几名女子送走!”

    这人右手一挥,几名药童入内去领了两个姑娘出来,只见其个个衣衫不整,神色憔悴,眼睛哭得红肿。

    见状,这人居然是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刚欲转身回屋,眉头猛地一皱,目光望向通往屋外,隐隐间,似乎有着一些吵闹之声从那里传来:“分一个人去外面瞧瞧,看是怎么回事!”

    “是,师父!”一名看似极为机灵的药童连忙应道,身形一动,便是对着屋外走去。

    这名药童刚刚走出屋外,尚还不待那师父有何打算,一道沉闷声,便是突然从屋外响起,旋即一道人影,带着一道惨叫声,从屋外倒射而回!

    “徒儿!”

    瞧得这一幕,瞬间便是令得这师父脸色一愣,待看清那地上之人,是他派出的药童后,面色也是缓缓阴沉了下来:“到底是哪位高人驾到?”

    当下,脚步也是缓缓踏出一步,却是准备出龗去瞧瞧,待抓住那捣乱之人,怕是少不得好好将之收拾一番!

    “呵可,高人倒是当不上,我来此处,主要是想瞧瞧你参仙梁子翁到底长什么样!”木屋之外,忽然出现得白色人影,豁然间将所有得目光,都是吸引了过去。

    忽然,一道笑声,便是自那屋外徐徐传来,旋即,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了这人的视野之中,随即,令得这人眼瞳陡然一缩:“哼,瞧我的模样?”

    “当然是瞧瞧你的模样了!”欧阳克的声音,不急不缓,并未因为梁子翁那副欲噬人的表情,而有所变化:“难不成还是来这里找你吃饭的?!”

    这人自然是欧阳克无疑了……

    欧阳克这话一出,满场呆滞,一道道错愕得目光看着他,似是好奇欧阳克难道不知龗道,这眼前的家伙,可是长白山的一霸么?

    “哼!”

    深吸了一口气,这梁子翁挥了挥手,寒声道:“如今你看到我的模样了,现在是不是该说说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看清楚了,又矮又丑,也就这幅熊样吧!”

    片刻后,欧阳克一句狂妄得,让他目瞪口呆得话语,却是轻飘飘得传了出来:“你说你长这幅熊样,凭什么就破了这么多女人的身子,你让这一样自谕风流的小爷,情何以堪呢?”

    梁子翁似乎是以为自己听错了话,当下愕然道:“你说我长得一副熊样?”

    对于他的话语,欧阳克的嘴角,却是挑起一抹淡淡嘲讽,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你自己瞧瞧你这幅熊样,是不是给少爷提鞋都不配,你难不成还以你长得风流倜傥?”

    望着狼藉的院内,梁子翁深吸了一口气,前踏一步,手指指向欧阳克,脸庞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抽搐:“很好,这么多年来,你还真是第一个敢这么说我的人!”

    对此,欧阳克却是一笑,笑容中的讥讽更甚:“那这算不算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这你可得好好谢龗谢我!”

    论到损人,骂人的功夫,这欧阳克若说自己第二,这当今武林,怕是没人敢说第一,瞬间,梁子翁便是被欧阳克的话一气,根本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只一个劲的:“你……你……”

    “牙尖嘴利的臭小子!”

    不再废话,梁子翁豁然盯着欧阳克,阴冷的声音中,充斥着杀意,脚下一动,便是直接动起手来……(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 《执掌射雕》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