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九回 结怨

    张弓长把上官千夜拉到街上,放开手倒退了几步,然后一伸手,从随从手中接过一对钢刀,接着亮了个式,说道:“请吧朋友。”

    上官千夜道:“张爷,我刚刚只是乱说,我哪会什么功夫,也不是去参加新人擂的,只是身在外地,说自己会功夫免得被欺负,还请张爷今日放小人一马。”张弓长道:“什么?什么?你这么说是我欺负外来人了?”

    那几个随从在边上喊着:“张爷,别跟他废话,一刀砍了他的双手,看他还敢不敢装打擂的。”张弓长一声长笑道:“那我今日就不客气了。”说完身体就向前纵,轮双刀砍向上官千夜双臂。上官千夜一看,这个人是有些功夫,但只不过就是些皮毛而已,根本用不着自己费多大力气。

    但自己也不忍心伤他,只是左躲右闪地避开他的刀锋,口中不断说:“张爷停手,我服了,我服了,张爷停手。”张弓长连砍十几刀都没砍到人,心下也有些着急,自己实在不想在家门口丢了面子,于是一刀砍得比一刀快,又砍了十几刀,又一一被上官千夜躲过。

    这时张弓长也有点泄气,心里不住盘算:“这小子是谁呢?在这一带没有这号人物啊?”然后虚点一刀纵身跳出几步,再回身道:“我见你赤手空拳,故此才不忍伤你,敢问朋友真名实姓,我们再动手不迟。”

    上官千夜道:“小人上官千夜,来自宁远州,并非江湖中人。”张弓长心想:“如不是江湖中人,如何能躲得过我这二十几刀,我的双刀受我父亲所传,在这一带很有声誉,这几日正想去参加新人擂,以扬我家刀法神威,今日若砍不住这个外来客,我有何面目再去参加什么擂台。”想罢道:“好!你不说,我逼你说!”说罢二次轮刀上纵,可身体刚一晃动,就发出一声惨叫。

    大家都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再看张弓长双刀落地,两只手还紧紧地抓在刀把上。上官千夜也吃了一惊,待张弓长倒在地上,在他身后人群中上官千夜识出一人,正是上官鼎。

    现在上官千夜已经知道,刚刚就是上官鼎用盘古笑断去了张弓长的双手。片刻的寂静之后,人群中大乱,大家本能的往后退,张弓长的几名随从忙上来扶起他,相互看了又看,谁也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官鼎借着大家慌乱的片刻,纵身来到上官千夜的近前,拉着千夜的手道:“哥哥快走。”事到如此,上官千夜也很无奈,本不想伤人,但自己这个弟弟却背后偷袭断人双手,想说他几句,但又一想,鼎儿也是为了自己。

    到了此时也不再想别的了,兄弟二人施展轻身法,三晃两晃便逃出了镇子。跑出了十数里,二人收了轻身术,上官千夜问道:“鼎儿,师父怎么又让你来了?”

    上官鼎道:“哪里是师父让我来的,我舍不得和哥哥分开,是我自己偷着来的。”上官千夜听完叹了口气,也不再想多说什么了。

    上官鼎问:“哥哥,刚刚那个姓张的要和你比武,你为何如此怕他?他的功夫可远不如你。”

    上官千夜道:“鼎儿,我不是怕,而是不想结怨太多,你年纪还小,师父就是怕你出事,才不让你和我一起来的。你要记住,以后千万不要再乱伤人了。”上官鼎低着头也不说话。哥俩就这样一步步的继续向前走。

    又走出十几里路,忽听见后面马蹄声响,十几匹马飞速向自己的方向奔来。上官千夜一见忙道:“鼎儿,定是那个张弓长的人追来了,我们快躲一躲。”

    上官鼎道:“躲什么?本来就是他先找事,我伤他也是应该的,我又没要他的命,如果当时我断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他的喉,他现在都已经凉了。”

    上官千夜道:“还胡说,快躲起来。”就在兄弟两人争执时,十几匹快马已经跑近了,马上的人高喊:“前面的两个歹人休要逃,我家张大侠来了!”说话间已来到近前。

    兄弟二人抬头看,见前面一匹马上跳下一人,身后背着一对双刀,年纪在五十左右岁,长相虽不算凶恶,但满脸怒气。那人上下打量了两兄弟一会,然后回身对随从人道:“他们就是断我儿子手的人?”

    随从道:“对,就是他们!”上官鼎低声对上官千夜道:“哥哥,他就是那个双刀客张莫年吧?”上官千夜点了点头。这时张莫年道:“哪里来的两个孩子,胆敢在秀林镇伤了我子。”

    上官千夜上前一步,施了一礼道:“张大侠,这一切都是误会,我原本就是个过路之人……”接着就把如何被张弓长等人为难一事说了一遍。

    张莫年听完道:“少要在我面前强词夺礼,不论如何,你们断了我子之手,这笔帐要如何算?”上官鼎上前一步道:“算什么算?你儿子抓皱了我哥的衣服我还没跟你算呢,这两件事并在一起算两清了,我们互不相欠!”

    张莫年身为一代侠客,纵然急于为儿子报仇,也总是要找个理由,好让自己出师有名的。上官鼎这一句话正好给了他这个借口,待上官鼎说完,张莫年探双手从背后取过双刀,口中道:“好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今日就让我替你师父教训教训你!”说着双臂张开直冲了过去。

    上官鼎道:“就凭你这速度,难道还让我怕你不成?”说着就要往前冲。上官千夜急忙一把推开了上官鼎道:“你还要惹事?”然后转回身还要说些什么,这时双刀客张莫年的双刀已经离自己不过尺许,再来不及多想,上官千夜急忙从包内拉出七目残龙,舞动招架。

    此刀一出,立时在众人眼前打了一道红色闪电。张莫年惊得收刀倒退数步,然后停在原地仔细观看,看罢多时道:“这,这,这难道就是七目残龙?”

    这口刀本是铁山居士当年身为武林盟主时所佩带,武林人士都知道,当年铁山盟主随身之宝刃就是这口七目残龙,另外还有一对阴阳短匕名叫盘古笑。

    上官鼎看他见刀之后这么吃惊,在后面大笑道:“见到刀就不敢打了?你也配叫双刀客?你也配叫大侠?”

    张莫年见到此刀真是被惊了一下,还没等转过神来,又被上官鼎这么一激,当时就有些神智不清,口中吼道:“就算是铁山亲来,今日我也要为我儿报这断掌之仇!”

    说罢再次舞刀冲来,上官千夜本不想打,但身为侠客的张莫年自是张弓长不可比的。自己若不小心,定会惨死于他的刀下,于是上官千夜不敢大意,使出铁山居士所授的焰龙怒刀法,与张莫年战在一处。转眼间三十个回合过去,张莫年战不倒上官千夜,并且渐渐地落在下风。

    张莫年心下着急,他万没想到,自己一世清誉,今日竟要败于一个毛孩子之手。张莫年刀上加力,把多年不舍得用的刀法绝招尽数拿出,但无论如何也战不败上官千夜。

    又是二十回合过去,张莫年已是汗流满面,气喘嘘嘘。上官千夜看到后猛砍数刀将张莫年逼退,然后自己倒纵出十数步道:“张大侠,果然名不虚传,晚辈领教了。”说罢便要收刀走人。

    不料张莫年狗急跳墙,来时自认为非取这二人首级不可,可万没想到自己竟不是人家敌手,如果这样回去,那以后还怎么在秀林镇住下去,还怎么在江湖上称自己是双刀客?

    无奈之下,张莫年再次纵身上去,狂吼道:“今日不分胜负谁也不能离开!”上官千夜暗想:“此人怎么如此不可理喻,明明胜负已分,难道非要我砍伤了你才罢手吗?好!也罢,今日就当给你长点记性。”

    想到这,上官千夜回身又战不再礼让。三五个回合后,上官千夜一刀砍下,张莫年高举双刀向上招架,两刀相接上官千夜顺势刀头向后,刀把向张莫年胸前推来。

    上官千夜本想用刀把点他一下,让他服输便罢,谁想张莫年眼见躲不开这一式,并没有向后跳出,而是挺着胸脯向前冲来,这一下,上官千夜的半个刀把都惯入到张莫年的前胸之中。

    上官千夜惊呼一声倒纵出数步,张莫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血不断的涌出,接着也惨叫一声道:“我堂堂双刀客,不能为子报仇,败于一小儿之手,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世上!”接着一口鲜血喷出,顿时绝气身亡。

    上官千夜一见真是后悔莫及,早知他如此爱面子,就让他胜了自己又有何不可。再看张莫年身后那些随从都远远的看着,其中一个胆大的慢慢地走过来道:“两位大侠,这可和我们没关系呀,我们想取回张大侠的尸体,你们可别杀我们啊。”

    上官千夜叹了口气道:“放心吧,我们不会乱杀人的,这一切其实都只是一场误会。”还想再说什么,但在这种情况之下,再多的语言也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只好转身对上官鼎说:“我们还是赶路吧。”上官鼎道:“哥哥,像这种坏人,你刚刚这样杀就对了。”上官千夜呵斥道:“闭嘴!”
投推荐票 (←)上一章 《泰斗宗师》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