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六十九章:闲王定乾坤(大结局)

    先挑拨离间再坐山观虎斗最后拉偏架,从来都是乱世生存的不二法宝,吕晨用来也算是顺手,效果当然也是不错的。

    匈奴人在弱势情况下悍然对强大的鲜卑发起了老汉推车攻势,鲜卑纠集十余万铁骑强势突进,准备来一招从天而降的如来神掌,结果,在吕晨支援给匈奴人的各色火器面前,尴尬地变成了*****多么痛的领悟。

    被高频率活塞运动之后,鲜卑人叫了也怒了,终于找到机会翻身,用覆灭三万骑兵的代价转而把匈奴军队围在了黄河北岸,准备用一招老树盘根弄跨鲜卑人的抵抗意志,并享受他们的凄婉**。

    然而,这时却突然从后面冒出一直武装到牙齿的汉人重骑兵,火炮与猛火油开路,直接撕开了鲜卑人自认为稳如防盗门般的贞操锁,狠狠地贯穿了进去,好一招直捣黄龙。当鲜卑人准备调转枪头正面滋吕晨一脸的时候,吕晨的重骑兵却突然开了隐刀,莫名其妙消失在茫茫匈奴骑兵之中。

    一对一的互爆战争,突然变成了二挑一,丰满的鲜卑人终于陷入了苦战,即要防着被野蛮的匈奴人中出,又要提防速度奇快的汉人骑兵插嘴或******古语说得好,三穴难敌双棍,经过两个月的肉搏,最终鲜卑人一泻千里,喷了……一地的热血,灰溜溜逃回北方去了。

    但吕晨和匈奴人却还没有满足,追在鲜卑人屁股后面时不时戳一棍子,鲜卑人一开始还停下来反抗一下,再多次被汉人骑兵和匈奴铁骑轮番凌辱得亚米蝶哈压库之后,他们就不再回头了,被戳得再深,也不过是嗯啊叫一声,继续逃跑。

    最后,河套以北云中、朔方等地,全部被鲜卑人吐了出来不说,还丢失了草原南部大片草场。

    建安五年的新年,吕晨过得很滋润,斥巨资放烟花鞭炮大肆庆祝,浪费一点小钱钱不过分,他现在已经成为了整个河套草原的剥削者,匈奴人成了他的打手,鲜卑牧民成了最底层的被剥削对象。

    这一年,雁门来了许多流民,人口已经超过两百万。雁门士兵们帮助开垦荒地和播种秋收,实现了完全自给自足,并且,从草原送来的牛羊还被做成肉干和各种皮具、呢布,从中原诸侯处大赚了一笔,利润竟然超过了军火和水泥。

    这一年天下风起云涌,如火如荼的官渡之战浓烈上演,吕晨抓住中原大乱的机会发展,并挖墙脚。农民、商贾、工匠、文人、武夫……吕晨来者不拒,甚至还各种开绿灯,送福利。

    为了促进商业发展,吕晨颁布新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专利发明永世获利。

    这样一来,全国各地客商云集雁门,吕晨收税收到手抽筋,即便如此,商人们却丝毫不抱怨,反而纷纷慷慨解囊支援雁门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军事建设。他们支援道路、物流、市场等基础设施建设,自然是为了方便贸易,为自己的钱袋子服务,而支援军事建设,却是为了用户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叫雁门军队为其提供保护伞,生怕哪天雁门军队被灭,他们又一朝回到解放前。

    而雁门书院汇集的各类精英们,也在专利获利的政策支持下,开始爆发出空前的发明浪潮。在吕晨根本没有怎么指引或提点的情况下,出现了大批让他眼珠子掉一地的精彩创意,这些东西大多与军事无关,但却对经济文化和生产的促进巨大,比如低廉造纸术,比如活字印刷术,比如指南针,比如纺织机,比如沼气池运用等等。

    这一年,萧遥闷声经营内部,收获着各种各样的惊喜,而天下却越发混乱起来。

    一月,曹操亲征徐州刘备。大耳贼骗过了曹秃子,成功窃据了吕布的老窝,却私底下干着造反的勾当,曹秃子发现后恨不能把他轮成罗圈腿。仅仅一月功夫,大耳贼就输光了内裤、老婆和兄弟,灰溜溜一个人投奔袁绍去了,浑然不顾迷路的张飞,不管在小山坡上为保护他老婆而被迫降曹的关二哥。同时,袁绍进军黎阳,准备一口气怼死曹阿瞒了。话说刀疤袁和曹秃子当年还是一起抢别人新娘的好基友,如今却生死相搏,命运忒奇特。

    不得不说司马懿是一个外交奇才,他不但顺利劝阻了袁绍吞并雁门的企图,还不知用什么手段把幽州公孙瓒给忽悠到吕晨账下来了,以至于吕晨见到公孙瓒来降的时候,不止一次怀疑是不是诈降。结果是公孙瓒与吕晨合并,北方边陲成了吕晨的天下,而吕晨很友好地支持袁绍少量军火和大量水泥,并三番五次叮嘱他一定要把乌巢修成钢铁堡垒。所以,后顾无忧的刀疤袁就放下了和吕晨的私人恩怨,去搞曹秃子去了,这也是他的固定思维在作怪,曹操占据中原、京城和皇帝,这三者都是野心家们的最终目标,袁绍如何能不眼馋?更别说,现在的袁绍军力还是曹操的两倍,当然没有一点犹豫。

    曹操明显心虚,不敢刚正面,一直采取龟缩防御态势,避免跟袁绍主力决战。官渡之战正式爆发,但实际上没打多少仗,曹秃子简直不要太怂。不怂没办法啊!宛城张绣突然倒向了袁绍,西凉马腾父子也在长安城边骚浪贱,荆州刘表又磨刀赫赫贼眉鼠眼瞅着曹秃子的黝黑老菊,江东猛虎孙策这犊子又收服了袁术部将,扬言要背上与袁绍军一起夹攻曹操。

    可以说,曹秃子环顾四周,都是又黑又长还贼拉粗的黑武器,不论被谁杵上一棍子,都会变成被轮致死的惨烈境况。

    四月份,孙策突然遇刺,却因飞龙秘谍提前得到消息,通知了周瑜,所以,在保卫及时的情况下,孙策没有死,只是受了伤。原来,吕晨从一开始就怀疑郭嘉有刺杀孙策的嫌疑和动机,于是在飞龙秘谍成长起来后,没少往郭嘉身边派人,总算找到了些蛛丝马迹。

    孙策没死,却也因受伤没能回兵北上虎摸曹秃子的腚,而刘表又因零陵土族暴-动,无奈放弃了对曹秃子残菊的垂涎转而弹压叛乱。

    六月盛夏之际,曹操突袭宛城张绣,张绣仓皇应战被当场搞死了,贾诩投靠曹操,并帮助秃子飞快平定宛城。这样一来,除了远在西疆的马氏,曹操的后顾之忧就没了,可以专心致志对付袁绍了。

    八月,袁绍占据优势,曹操节节后退。吕晨明面上以物资军火支援袁绍,暗地里却开始秣马厉兵,是准备出手了。

    十月。曹操还是火烧了乌巢,刀疤袁倒是听了吕晨的话,把乌巢修成了水泥要塞,然并卵,曹操从吕晨这里买到了炸弹和猛火油。吕晨才不会帮袁绍获胜呢,他双方支援物资,只是为了让他们打得更加惨烈一些,顺便检验一下这些武器的实用性。所以,当刀疤袁派人质问吕晨为何卖武器给曹秃子的时候,吕晨理都没理他,自顾自坐在水井边抠脚皮。曹操占据了官渡之战的优势,但袁绍退兵尽然有序,加上邺城粮草充足,曹操使劲浑身解数也只能伤其皮毛,无法一口吞掉袁绍。就在这时,养好伤的孙策却突然北上寿春,调集兵马直扑徐州。曹操仓皇回兵救援徐州,却不敢带太多的兵,还要留下大部分兵马防备袁绍反攻,少量精兵驰援徐州,却因郭嘉和贾诩的计策,拖住了孙策,没有被攻下徐州,孙策占领了小沛,和曹操对峙。这样,曹操眼看就要大获全胜的情况下,却突然因孙策的加入,而演变成了僵持。

    就在这时,吕晨动手了,他先派公孙瓒领兵直下河东。那里是洛阳门户,又是袁家和曹家地盘的夹缝处,若被吕晨占领,最受伤的不是袁绍而是曹操,于是,曹操派了大将曹仁邻五千青州兵前去支援,和公孙瓒僵持在汾河畔。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吕晨出兵河东只是佯攻,真正的杀招是改编精炼过后的三万余精锐,其中轻骑两万,重骑五千,精锐步甲五千,还有高顺账下一千战力暴强的陷阵营。这三万多部队没有出现在河东,而是悄然绕到背上到了云中,接着,通过一年来修葺一新的秦直道,三日功夫直扑长安城下。

    曹操为了应对袁绍和孙策,已经左支右挡,关中平原兵马不多,还大多派到天水安定抵御马腾韩遂去了,所以,吕晨几乎是兵不血刃拿下了长安城,接着,他亲自领兵东征,先后拿下函谷关和潼关兵临洛阳城下。洛阳的曹军抵御很坚决,但在火器加持了的陷阵营面前,依然没有坚持过十天。拿下洛阳后,吕布来了,很不服老地领了一万精锐拿下虎牢关,并在此据守。

    吕晨让张辽领兵北上河东支援公孙瓒,拿下河东,再让赵云带兵西去攻打天水安定,同时命令匈奴骑兵支援赵云。张辽没有赚到军工,公孙瓒见长安洛阳被打下来,生怕河东被人抢功,于是使了一招妙计亲自率领三千白马义从突袭了曹仁中军,一战定乾坤,曹仁夹着尾巴逃回许昌去了。

    赵云拿下安定天水之后,却遇到了点小麻烦,马腾韩遂联军对他展开了攻击,赵云杀了韩遂,但遇上马超却打得很辛苦,据说,俩人单挑三天三夜也没能分出胜负。最终,还是偷偷扮亲兵混在赵云身边的吕琦立功了,她居然在外出打探消息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同样武艺高超的女人,她打不过对方,就很邪恶地下迷药把对方绑了回来。赵云打累了回帐,火气很大就对熟睡的吕琦大事发泄,发泄到一半,吕琦却突然掌着油灯进了帐篷,赵云很尴尬地发现胯下骑着的并不是他老婆,当时的场面很尴尬,后来,那个女人就成了赵云的小老婆,那个女人叫马云禄,然后,马超就成了赵云的大舅哥。成了实在亲戚后,再打打杀杀就很见外了,但双方谁都不退兵,利益的诱惑很强大。年底,马云禄怀着孕回娘家,终于彻底解决了事情,得了吕晨的承诺,马腾父子拥有对西域的无限开火权,还可以得到吕晨的军火和技术支持,他们很快就投降了,然后拍着战马祸祸西域的小部落去了,势如破竹一往无前。

    最终,吕晨拿下关中平原和洛阳、河东,把整个西北纳入自己的口袋,还在针尖对麦芒的袁曹孙三家无不大眼瞪小眼,他们非常看不惯吕晨,但却又干不掉他。曹操派人打过虎牢关,曾经以单挑为乐的大吕布,居然在城头上喝酒下五子棋,只叫人不停放箭放炮,猥琐到掉渣,曹操在虎牢关下葬送了三万人,再也不敢来犯。袁绍派人突袭过河东,却被张辽活捉了他的小儿子,还要他花钱赎人,并且,问他是整个一个人赎回去,还是分批次一坨一坨赎回去。

    建安六年。三月,孙策久攻下邳不下,撤兵,又去祸祸黄祖和刘表去了,连下江夏和柴桑两成,顺利打通了到长江中上游的战略通道。四月,曹操没了孙策的压力,就集中火力对袁绍发动了仓亭之战,袁绍到底还是如历史上一样,败给了曹操,从此一蹶不振。离奇的是,八月,袭都反曹操,迎刘备进汝南,大耳贼再次预见到了袁绍要灭,转而偷渡到了曹操南部的汝南,居然又拉起了一大支队伍,也是人才。九月,曹操南征汝南,刘大耳朵又一次被曹秃子***屁股都顾不上擦,就败走新野,投奔实在亲戚刘表去了。

    十月。有羌人血统的马超,大破乌孙,力敌匈奴,扩地千里。吕晨特设立西域都护府,命马腾为为都尉,马超为西域兵马元帅。

    除了怂恿马超和匈奴人,吕晨这一年没有动什么刀兵,而是在大肆经营关中平原和洛阳。有了雁门的经验,以及云集的商贾和各种精英人才,一年多时间,凋敝多年的关中和洛阳再次繁华起来,吕晨也将治所从雁门搬到了洛阳。

    建安七年。曹操明显有了紧迫感,他派于禁和曹仁陈兵荥阳,防备吕晨,自己亲率大军北伐,恰逢袁绍病死邺城诸子夺嫡,曹操顺利夺下黎阳,兵围邺城袁尚。青州袁潭按兵不动,渤海袁熙觊觎幽州,也不远回头刚曹秃子。都以为袁尚覆灭在即,但曹操却突然撤兵了,袁尚获得喘息之机。

    在曹操出兵邺城时,不少人股东吕晨攻打许昌,不仅仅是文武官员,就连商贾们都格外热衷。他们已经和吕晨绑在了一块儿,吕晨代表着他们的利益,也保护着他们的利益,他们为了赚更多的钱,自然愿意帮吕晨扩充地盘和人口。

    吕晨自然未卜先知知道曹操不会强攻邺城,所以,他没有兵出虎牢,而是出其不意的出兵占了宛城和上庸,然后又一路精兵西出长安斜谷,两路合共汉中。张鲁这位宗教人士脾气很暴躁,跟吕晨的部队打得热火朝天,然后,他就自己把自己烧死在府中了,因为他打输了,而且是全军覆没。吕晨拿下了通往荆州的宛城,也拿下了通往天府之都的汉中。

    这让撤兵回来,准备抵抗吕晨的曹操很不得劲。

    建安八年。袁家内战,曹操破邺城,终于占据了河北之地,他本来还心惊胆战生怕吕晨背后捅刀子,但直到他拿下整个河北,都没有感受到吕晨的一丝丝敌意。反倒是占领了长沙四郡的孙策,又来打下邳了,曹操只能分兵抵御,以至于,他连计划好的突袭宛城,包围洛阳的计划,都来不及实施。

    而这一年的吕晨也不安分,所谓得陇望蜀,吕晨看不上河北的贫瘠寒冷,自然更加垂涎蜀中,还有个原因,刘璋太蠢。年初,吕晨就开始试探着派兵攻打蜀中,但因为吕晨所部一向大多数是骑兵,步兵忒少还都是北方人,及不习惯蜀地崇山峻岭羊肠小道,以至于输多胜少。本来,吕晨都有些动摇了,心想,自己的部队并不适合攻打蜀国,还是先怼死曹秃子算了,结果,一个突然而来的变故,坚定了吕晨的信心。

    却说,那寄居新野看刘表颜色,还要提防曹秃子背后捅粗棍子的刘备,居然被刘璋邀请入蜀!

    历史变了很多,但总是有着极强的惯性。

    刘备入蜀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并且,他也在荆州顺利收复了诸葛亮。刘璋邀请刘备来四川,把他安置在抵御吕晨的前线——剑门关,还不停给刘备提供兵力和物资,希望他能挡住吕晨。

    吕晨得知这一消息后,笑得很开心。

    果然,不到三个月,大耳贼就突然反戈一击,兵临成都城下,逼刘璋交出了权力,拿下蜀地。而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一精心计算的造反计划,竟然被吕晨早就料到,所以,吕晨早有准备,在大耳贼兵围成都的时候,吕晨精炼了大半年的山地军就从西羌绕道蜀中腹地,由内而外地打开了剑门关,接着,吕晨大军蜂拥而入。刘备和吕晨的军队在天赋平原上展开了殊死搏斗,平原很平,平得一马平川,所以,吕晨的铁骑把刘备的断腿步兵打得妈都不认得。刘备输了,让出了成都平原,躲进了西南山区,吕晨没有追剿,而是忙着稳定蜀地,开山劈石修筑从长安经汉中到成都的水泥路。

    建安九年春,在“亲传弟子”孙权的牵线搭桥之下,吕晨和孙策达成战略同盟关系,相约共同出兵讨伐荆州刘表。孙策让周瑜为大都督,从水路出兵逆流而上,吕晨分别命令赵云和张辽为主将,从宛城渡江南下,以及从蜀地东征。刘表见势不妙,赶紧上表投降曹操,曹操派兵支援刘表,并让郭嘉领了一支精锐北上,突袭吕晨发家之地雁门,意图将吕晨留在雁门的技术和人才一网打尽。结果,赤壁一战周瑜火烧荆州水军,名震天下,新野一战,赵云横扫曹操援军,大获全胜,而张辽很猥琐,绕过诸多城池不攻,一路向东直扑荆州,围城一月,刘表投降。最后,吕晨和孙策瓜分荆州之地。至于曹操的北征部队,则被装备了双马镫和连弩的公孙瓒白马义从和匈奴骑兵虐得很惨,郭嘉吐血,几乎就要病死。

    这时,天下三分,吕晨独占西部半壁江山,东面曹操在北,孙策在南。

    吕晨却突然派出了华佗去许昌为郭嘉治病,以免他如历史上那样英年早逝。郭嘉好歹没有死,但曹操见华佗医术高明,准备强行留下,未果,又准备劫杀,以不让华佗为吕晨军队服务。飞龙秘谍拼死保护华佗,但力有未逮,最后,华佗被一名叫左慈的道友救了,他还收了一个名叫梓儿的女徒弟,这位女徒弟记性不好,她想学医治好自己的失忆症。

    建安十年春,曹操在许昌称帝,废汉献帝,国号魏。

    六月,孙策在寿春称帝,建国吴。

    十月一日,吕晨也建国了,国号燕。挑了个顺眼的好日子,不过皇帝不是他,而是他爹。虽然吕布三番五次表示自己不喜欢当皇帝,但吕晨也不好意思在老爹没死的情况下自己称帝,再说,他也不太想当皇帝,所以,最后还是吕布上了。吕布一个劲埋怨吕晨瞎胡闹,然后悄悄问吕晨,他当了皇帝了,是不是要收几百千把个妃嫔才算有面子,吕晨终于明白了什么急叫嘴上不愿意身体却很诚实。吕布纳妃嫔的事情,吕晨没有管,被貂蝉给治住了,吕晨生母严氏和三娘曹氏也颇为赞同貂蝉的观念,貂蝉说,老吕啊,你要是再给吕晨整出个弟弟来,你说咋整啊?吕布在诡辩说用猪大肠避孕未果后,终于还是认命了,其实,他不是好色,只是要面子,论颜值,有貂蝉也就够了嘛。

    各自称帝后,孙策就不再愿意跟吕晨联合了,而是选择了单超,企图尽吞曹秃子的地盘,和吕晨角逐天下。很明显,曹操也是这么想的,现在吕晨太强,曹操也不敢轻易招惹,在郭嘉的建议下,就大举进攻孙策,准备吞并江南之地。

    这一年,吴魏两国打得水深火热,吕晨却拒绝了手下们想要参战立功的挑唆,一个劲埋头发展内部,农业、工业、商业、军工业,都在大力发展,同时,还鼓励老百姓生娃增加人口,当然,对于那些躲避战乱的逃民流民更是用各种优惠政策吸引出来,安置并纳入国家系统。

    次年,孙策东线发力,攻占了下邳,而曹操也在西线爆发,拿下了巴陵,双方还是在同一水平线上挣扎。吕晨依然没有参战,而是对西面和北面展开了大扫荡,整个鲜卑南部全部归顺,后世青海一带也全部被马超拿下,蜀地的羌人吐蕃人,也被吕晨打怕了,选择了归附。

    这一年突然出现了一个新的国家,名叫汉,被称作南汉,而汉国皇帝名叫刘备。原来,大耳贼当初躲进蜀地西南后,企图反攻成都平原,但诸葛亮多次劝阻,最后,又被吕晨的军队一番清剿打得丢盔卸甲,刘备就灭了雄踞巴蜀的野心了。后来,在诸葛的策划之下,刘备东下贵州,收服了诸多部落,接着又南征南诏诸部,诸葛亮七擒孟获之后,终于让刘备占据了云贵之地,虽说大部分地方不是郡县制,而是部落羁縻政策,但实力也是不俗了。

    南汉的崛起,让吕晨明白了什么叫打不死的小强,大耳贼真的有两下子。但他并没有打贵州,也没有打云南,这两个地方都不好打。吕晨依然专注自身建设,修炼内功,坐观孙曹两家互相伤害。

    又过了一年,大耳贼一统云贵后,又将东部士變打到投降,活生生将三国变成了四国。然后,刘大耳朵就膨胀了,以为自己是一颗巨大的爆米花了,不顾诸葛小亮的劝诫,便纠集了三十万军队进犯巴蜀,找吕晨报仇来了。

    吕晨拒绝了庞统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建议,也拒绝了司马懿邀东吴共伐南汉的建议,而是选择了诈败龟缩。前期几个月,吕晨的部队每每抵抗强硬,却在最后决战来临时向内收缩撤退,引得刘大耳朵一番血战损兵折将,却只拿下一些小城池小关隘。年底,刘大耳朵的军队终于越过了山地,涉足到了成都平原,而他的三十万大军也汇聚在一起,准备过完年后,合力攻击成都。

    新年里,吕晨并未因刘备的捣乱而影响心情,他心情甚是美妙,因为,大年初一,他当爹了。带茶壶嘴的小男娃自然是甄宓生的,吕晨高兴得手舞足蹈,天天弹人家的小丁丁乐不可支,即便被这小王八蛋尿一脸也怡然自得。吕晨迫不及待就把自己的娃立为大燕国太子了,这让一众文武和吕布等直系亲属目瞪口呆,皇太孙做太子,你这个皇子干啥?吕晨就没想当皇帝,给自己封了个天下兵马大元帅的风骚官职聊以***没办法,吕晨才是这个帝国的一把手,吕布都拿他没辙,其他人自然也左右不了吕晨的决定,就随他去了。

    正月里,刘大耳朵就开始作妖了,大军慢慢朝着成都推进。然后,他的三十万大军,就被吕晨三年韬光养晦秘密制造出来的一千门前膛开花炮轰杀至渣了。大耳朵丢盔弃甲仓皇难逃,结果在半路遇上等候多时的高顺,被陷阵营和山地军杀得鬼哭狼嚎,连刘备自己的屁股都被砍了一刀,只能被属下抬着继续逃。南面山区被高顺绕后占领了,刘备只能东逃,被赵云追得鸡飞狗跳。在长江边,还因抢渔船渡江被当地人拎着锄头追了十里地,刘备屁股飙血,一路狂奔,奈何敌人势大,他最终只能和心腹躲进粪坑里才逃过一劫。最后,还是诸葛亮未卜先知,带了援兵提前拿下白帝城,才接应到险些被活活搞死的刘大耳朵。然而,刘备曾经吓得吞粪三升,现在气得吐血五斗,命数已尽,无法活着回去了,于是乎,白帝城托孤还是上演了,虽然这时的刘禅才半岁,但诸葛亮还是答应了辅佐他。最后,刘备死在了白帝城,诸葛亮带兵节节阻击,退回了贵州境内,这一战,南汉元气大伤。

    数月后,孙策提兵南下攻越地,关张二将出兵救援,一个被陆逊宰了,一个被自己手下砍了头去东吴卖钱,孙策顺利拿下越地。此后,诸葛呕心沥血整理内政,辅助还是婴儿的刘禅保存着所剩不多的南汉疆域。

    吕晨没有乘胜追击,继续闭门造武器发展农商和兴修税利道路等,甚至连曹操对洛阳、雁门、荆州等地的多次骚扰攻伐,都是以守为主。

    转眼又是一年,是吕晨来到这个时代的第十个念头了,即公元208年。

    这一年,孙策再一次被刺杀,这一次因为拒绝和吕晨联盟,没有飞龙秘谍的情报支持,孙策被一箭射穿脑门,当场呜呼。东吴局势陡然大乱,曹操早有准备,大举南下,颇有所向披靡之势,短短两月拿下江夏、下邳、寿春、庐江、广陵,将东吴势力彻底从长江以北抹去。

    在吕晨身边跟了整整八年多的小孙权,如今已经二十出头,还娶了庞德公的小孙女,如今年孩子都有了,比吕晨还积极。得知孙策被刺杀的消息,他第一时间就和吕晨辞行,吕晨虽然有着“师父”的名分,却没有对他做任何要求,只叫他好好安顿孙策家人,便放他离开了。

    孙权回到江东,在周瑜、鲁肃和张昭等肱骨大臣的支持下,顺利平定了东吴内部的混乱,然后开始率军抵御曹操的入侵。同时,孙权亲自写信与吕晨联盟,共同讨伐曹操。吕晨欣然同意,二十万大军兵出虎牢关,浩浩荡荡杀奔许昌而去,曹操仓皇回援,却为时已晚,在许昌城下被杀得大败,逃往下邳。而后,吕晨分兵三路,一路渡河北上,配合公孙瓒和匈奴骑兵,占领河北三州,一路南下与荆州兵一道占领汝南、江夏,最后一路由吕晨亲自率领威逼徐州。同时,孙权也收服庐江,占领寿春,与吕晨一起会师徐州。短短三个月时间,吕晨席卷整个中原,曹操只剩下徐州一地可守。

    这一次的战争,完全就是碾压性胜利,不论兵力对比如何,吕晨的部队凭借其先进的火器和强大的后勤补给,从来都不管什么战术和阵法,一向横扫。曹操的部队还是纯冷兵器军队,而吕晨已经实现了半热兵器普及,两支部队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这年底,吕晨和孙权围住了下邳,曹操和他仅剩的十万部队困守孤城。

    历史就是这么讽刺,十年前,吕布被曹操重兵围困在下邳城下,若非吕晨出现,吕布就会被吊死在白门楼。而十年后,变成了吕晨带兵把曹秃子围在下邳,绝望和无助全部还给了曹操。

    吕晨围城一月了,但他没有展开进攻。

    新年到了,吕晨和孙权在白门楼下,在曹操的眼皮子前放鞭炮开派对,非常嗨皮。猫戏老鼠,从来都是很好玩的事情。

    有一个月,吕布从洛阳赶来了,还带着张辽、高顺和曹性三员老将,以及一位劳苦功高忠心耿耿的老臣子——陈宫。

    二月七日凌晨,一千门大炮对白门楼旁边的城墙展开了毁灭性饱和打击,一个时辰的时间,城墙被夷为平地。高顺红着眼睛,亲自皮甲上阵,带着一千陷阵营率先冲进了下邳城,紧随其后的是张辽率领的步兵和曹性带着的轻骑兵,在掌心雷和小型火炮的帮助下,肃清城内敌人并不困难。

    中午,整个下邳除了被杀死的敌人,几乎全部投降了燕**队,当然,曹操、曹性、许褚以及夏侯兄弟,还带着亲兵在白门楼做垂死挣扎。吕布亲率精锐将白门楼围了个水泄不通,十年前,他就是在这里被曹操的兵重伤俘虏的,以至于这十年来,他都不能披挂上阵,这对武将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下午,曹操亲兵被砍杀殆尽,夏侯渊战死。夏侯惇剩下的一只眼睛也被曹性再度射瞎,当然,这次有点勉为其难,因为夏侯惇是被绑在柱子上,曹性射了三箭才射准的,曹性最后拿着还窜着眼珠子的箭对吕晨感慨说老了箭法不如以前了。许褚和曹性依然在负隅顽抗,赵云单挑重伤了许褚,并将其俘虏,曹性扬言要和吕晨单挑,然后吕晨就去了,然后,一刀劈在了曹性裆下,打完收工。

    曹操被俘虏了,郭嘉也被抓了。

    然后,曹操准备投降吕布,郭嘉也在和吕晨打关系牌让他饶曹操一命,曹性怒吼大丈夫死则死矣投身没降?然后,被绑了手曹操打不到曹仁,就吐了他一脸口水。接着,曹操就跟孙权拉关系,说当年他就说过孙权有出息,生子当如孙仲谋,拐着弯让孙权帮他求情。

    说实话,把曹操戏弄成这副模样,吕晨的气也消了。事到如今,曹**不死都关系不大了,所以,他为了得到郭嘉的效忠,还是有些犹豫的。

    然后,孙权就对吕晨说:“老师,你忘了汉献帝和吕伯奢的下场了吗?”

    吕晨顿时惊醒,曹操不死,他的余部就不会安定,一旦给他机会,曹秃子就有可能东山再起。于是,吕晨就把曹操吊死在白门楼上了,是吕布亲自动的手,吕布虽然身体大不如前了,但干起活来颇为专业,没一会儿曹操就咽气了。

    曹魏覆灭了,大部领土被吕晨占据,然后,吕晨又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建设运动,丝毫没有和孙权、刘禅争江山的自觉。

    在东吴内部却爆发了一次叛乱,是陆逊和张昭发动的,意图杀死孙权。原因在于,孙权多次提及归降燕国,这让那些手握大权的臣子们很不开心,认为是孙权受了吕晨多年蛊惑。叛乱失败了,因为吕晨已经在东吴布置了完善的飞龙秘谍情报网,而情报网的负责人是孙权。叛乱被平息,孙权一个人都没有杀,把他们送到了燕国去参观调研,半年后,他们回来了,纷纷表示愿意支持归降燕国,因为燕国的力量已经是十个东吴也无法匹敌的了。这样一来,又会冒出一些反对者,然后孙权再如法炮制将其送往燕国,如此反复四五次后,国内的反对声音降低了。

    这一年冬,东吴并入燕国,诸多东吴名臣受到吕晨重用,没有一丝一毫区别对待,而孙权则被分为吴国公,世袭罔替。但是,孙权把吴国公的爵位让给了哥哥孙策的长子,自己继续回到吕晨身边学习,最终成为了大燕开国时期,继庞统、周瑜、司马懿和郭嘉之后的第五名宰相,也是执政时间最长,贯彻吕晨道路最准确的一位宰相。

    这是后话,且略过不提,说那南汉见大燕一年间鲸吞天下,人人自危,不少汉人大臣和姜零叛逃投降燕国。

    但诸葛亮依然殚精竭虑辅助刘禅,更重用土族军人,锤炼出一支能打的步兵来。

    翌年春,吕晨写信劝诸葛亮投降被拒绝后,就亲自领了精锐讨伐。这支军队只有一万人,五千山地军,三千炮兵,一千陷阵营,和一千轻骑兵。而在这支军队背后,是浩浩荡荡上百万的工程队和为他们提供保护的军队,他们是来修桥铺路的。就是这样一支小巧的军队,却连灭十余万南汉军队,三个月时间,把南汉小朝廷一路撵到了云南大理。最后,吕晨透出善意,遵照对待东吴的办法,封刘禅为汉国公作为筹码,要诸葛亮投降。诸葛没有马上答应,或许是出于拖延战术和谍战考虑,要求向东吴那样,派遣官员和贵族去大燕内部调研,吕晨同意了。

    三次遣使窥探调查之后,得到的结论只有投降二字,诸葛亮总算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他知道吕晨有能力覆灭南汉,却没有这么做,并非优柔寡断,而是不愿多杀人,也是对南汉人才的一种招揽。

    这一年秋天,诸葛亮自知国力远不如大燕,挣扎也是无用,亲自去了大燕一趟。诸葛亮一路跋涉从大理到成都用了一个月,但通过水泥直道,他从成都到长安只用了四天,从长安到洛阳三天,而后,他在庐江登上烧石炭冒黑岩的铁甲船顺江而上到荆州,只用了五天,最后,他从零陵下船赶回大理又花了一个半月。这番归去,诸葛亮绝望了,他把所见所闻告诉了所有人,然后所有人都赞成投降了,原因很简单,与其困在云南土著中和强大的燕国鸡蛋碰石头,还不如摇身一变去燕国当官享福。

    年底,南汉举国投降,燕国统一神州全境。

    大燕王朝结束了汉末纷争,也开启了一个士农工商学不分高低自由生长的新时代,那些曾被贵族歧视的阶级,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巨大能量,推动着国家滚滚向前。

    吕晨也不知道这个国家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历史,早已超过了他的预知范畴。

    吕晨的儿子,大燕王朝的皇太子名字有点古怪,名叫吕过,字穿越,嘛,穿越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跨过的过的意思。

    四岁的吕过在皇宫里呆不惯,也在吕晨的天下兵马元帅府坐不住,老喜欢往小姑姑那里跑。石头成长为了一名水军将领,也成功拐走了吕晨的小喵,如今与喜欢那擀面杖敲吕晨脑袋的阿婆一起住在首都洛阳,很是幸福。

    吕过不喜欢骑马也不喜欢写字更不喜欢攻城打仗,他喜欢船,所以,除了从小宠他的小喵姑姑外,他还特别仰慕身为水军将领的石头。吕过今天又来找石头姑父,逼着他给自己做用蜡烛烧水驱动的蒸汽船,还说,以后要带着一万艘这种船,去父亲说的美洲抢些所谓的玉米来吃,看看那玉米到底是不是玉做的。

    吕晨闲来无事,又拎了黄金棍来追捕逃学的小崽子,却刚一进门,就被躲在门后瞄了多时的阿婆,一擀面杖敲中脑门。吕晨一阵鬼哭狼嚎,看着阿婆一脸懵逼的表情,在看着石头和小喵疯癫的笑容,以及小儿子捧着小船躲在小喵背后幸灾乐祸的样子,最终,吕晨狠不下心把阿婆大卸八块。妈蛋,弄死了阿婆谁做羊肉包子吃?能赶在诸葛亮之前发明包子,阿婆也算是人才一枚了。

    于是,吕晨只能自认倒霉,灰溜溜去找华佗给自己敷药。

    好久没见过华佗了,这家伙一直在雁门和一帮学化学的年轻人捣鼓新药,这次听说他来了洛阳府邸,吕晨也想去找他聊聊。脑袋上的包很疼,华佗检查过后,就笑眯眯下去配药了,他在雁门就为吕晨特别研发过一款新药——专治阿婆擀面杖伤害之妙药。

    揉着大包,吕晨正盘算回家狠狠收拾收拾那小兔崽子,然后就听见了一个让他险些泪奔的轻柔声音。

    “小君候,喝杯茶吧。”

    吕晨当即探身而起,再也顾不上脑袋上的疼了,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颤声道:“女……女侠?”

    “梓儿是华神医的弟子,不是什么女侠,小君候认得我?”

    “你就是女侠!梓儿!你……”

    “小君候请喝茶。”

    吕晨茫然接过茶杯,感慨道:“为了救我你才失忆的,后来你师兄带走了你,为你寻回了一些记忆,现在,你还没完全想起来吗?可是,我是你失忆后认识你的,你怎么会忘记?”

    说着,吕晨就把茶往嘴边递。

    但梓儿却突然伸手夺回了那杯茶,被转身,道:“算了……师父,师兄,梓儿愧对你们在天之灵,我情愿什么都不记得……”

    说罢,梓儿就一口喝下了那杯茶。

    多年以后,贵为侧妃的梓儿儿女绕膝时,也说不清楚自己如何与吕晨相识相知的,甚至都不记得为何就莫名其妙嫁入了吕家。她拥有的第一缕记忆,是吕晨把她从病床上抱起来,说他要娶她。

    吕晨终其一生没有登基为帝,吕布在世时,他是皇子也是天下兵马大元帅,吕布过世后,吕晨儿子吕过登基,吕晨被兔崽子强行封为摄政王,吕过登基后把什么事情都丢给吕晨,自己带着他一手组建的无敌舰队就出海了,当了皇帝真他娘的自由!而一心只想当个闲散网页的吕晨,下半生比上半生还要颠沛流离,他一直是在拎着黄金棍,到南亚、非洲、欧洲、美洲等地,四处追儿子回来当皇帝中度过的。
投推荐票 (←)上一章 《调教三国》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