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655. 658 结局-下 杀伐已起

    林简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庞风遇,之前他唯一出现的一次也是戴了面巾遮住整张脸,置露出一双眼睛。

    对于他这双眼睛林简却是记忆犹新。

    一双充满了不甘贪婪杀气的眼睛。

    “林简,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庞风遇咬牙冷笑,脸上的肌肉却更加僵硬狰狞。

    “庞风遇,按理说你不该是现在这个样貌,看来你是不甘心你那逝去的年华只能十几年如一日的隐藏在暗无天日之地!这么多年不甘心却注定要躲藏的日子――看来是不好过了。”

    林简的确是在拖延时间,不过他照样会说自己的。现在是庞风遇陷入四面楚歌之地,而他要做的就是尽量为满月争取时间,让她顺利到达京郊别院。至于这边,他与庞风遇注定是一场殊死搏斗。

    “林简!你也不过只会口舌之争!不过就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这天朝江山注定要改朝换代!!”

    庞风遇说着,一挥手,五百杀手蜂拥而上,林简这边的羽林卫也奋力反击。

    一时间,血雾飞溅肢体横飞。

    “皇上,逆贼庞风遇来了。”

    苏康说着,手中长剑对准了庞风遇。

    庞风遇眼底却尽是不屑嘲讽。

    一个小小的隐卫竟也想阻拦他?他躲藏在暗处这十多年,想的不只是光复大漠皇族,他庞风遇乃童男之身,他练就的卓绝武功自然不是林冬曜或是林简所能达到的。

    他既然敢出面与他们正面决斗,就是他内力已到巅峰之处,普天之下,不会再有任何对手。

    随着庞风遇到了跟前,苏康与他快速缠斗在一起。

    只是才过了五招,苏康就有些招架不住,左肩还受了剑伤。

    “去帮苏康。”

    林简一声令下,他身侧守卫一分为二,一部分继续保卫在他身侧,另一部分则去帮助苏康。

    “乌合之众!”

    庞风遇完全不将围住自己的一级羽林卫放在眼里,他挥舞手中长剑愈发疯狂的砍杀。

    就在他长剑的剑尖对准了林简的一刻,自剑柄之中迅速分出三把锋利短剑,直直的朝林简胸膛刺来。

    “皇上小心!!”

    苏康第一个发现险情,也是第一个冲到了林简身前。

    嗤的一声!是短剑刺入皮肉的狰狞之声。

    “保护皇上!”

    苏康中剑到底却还不忘自己作为贴身隐卫的职责。

    林简身旁剩余的隐卫迅速将他和苏康围在了当中,其他隐卫则陷入与庞风遇的苦战当中。

    “苏康!!”

    林简扶着倒地的苏康。

    苏康胸前插了三支短剑,正是刚才自庞风遇长剑的剑柄中射出的短剑。如果不是苏康,这三把短剑至少有一把会伤到林简。

    短剑射出太过突然,速度太快,苏康肩膀受了伤,根本无法第一时间用手中长剑挡开暗器,危急关头,他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替林简挡下了致命的暗器。

    “皇上!属下无能――不能继续保护皇上了――”

    苏康气息粗重缓慢,口鼻窜血,嘴唇发黑。

    “来人!快救他!!”林简眸子一瞬血红,咬牙开口。

    苏康是从他七岁开始就跟在他身边的,这么多年来,是他最信任的属下,这份信任甚至超过了他对母后的信任。

    “苏康!你不能死!!”

    林简这才意识到,这一刻,失去自己最信任的一个属下是何等痛苦且可怕的一件事情。

    “皇上――来不及了,短剑――有毒――”苏康已经看到自己胸口渗出的血液泛着乌黑。

    “不会的――你不会死!”

    林简从未想到,有朝一日,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最信任的属下会死在他面前。

    “皇上――您听属下一句话――可以吗?”苏康已是气若游丝,却是支撑着要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你说!”

    林简闭了闭眼睛,重重点头。

    “皇上,切莫执着了,其实您也离不开皇后的,别再让皇后走了,只怕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女人的心,若是狠下来的时候,真的可以放弃任何一切的――”

    苏康说着,大口吐出一口鲜血,眸子睁的大大的,继而,双手无力的垂下,身子缓缓滑落在地上。

    “苏康――你去吧。朕一直当你是最信任的属下,从未想过你不能陪朕走下去――”

    林简神情一瞬萧瑟寒冽。

    苏康跟在他身边转眼也快二十年,早已是超出君臣之情了,苏康在临死之前说的话,更像是他的一个知己。唯一懂他的知己。

    “林简,你还真有zougou替你挡剑!不过你也没机会再躲一次了!!”

    庞风遇解决了最后一个冲上来的羽林卫,距离林简不过是最后一道防线的距离。

    生或死,就在最后一刻。

    ――

    与此同时,京郊别院

    魏枫带着闫青青和令狐泉,还有令狐侯府其他家眷躲进了林冬曜的京郊别院,令狐泉和闫青青自刚才的惊吓中逐渐回过神来,神情却愈发凝重。

    就在她们离开侯府朝这边赶来的时候,遇上了一队漏网之鱼的士兵队伍,统领那群尸兵的却是一个正常的杀手,那杀手认得满月,带领可怕的尸兵队伍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满月也看出苗头,知道对方的目标是自己,于是她带着杨晓黎和冰儿等少数的隐卫引开了那些可怕变态的尸兵队伍,令狐泉他们才得以脱险。

    “王妃,我们应该去救双亲王妃她们,如果双亲王妃出事了,我们还有何脸面苟且于世上。”闫青青眼圈一红,说着就要冲出去去找满月他们。

    她虽然是一弱女子,却也懂得情义之道。刚才若不是双亲王妃故意引开了那些尸兵,他们也没有机会离开。

    “你去哪里?外面到处都是那些杀人不眨眼专门喝人血吃人肉的丧尸杀手!满月就是为了我们才会故意引开他们,我是她的姑姑,我如何不心痛?不难过?可我们现在出去能做什么?满月之前已经说过,要我们无论发生任何事都要留在这里!你看看我们现在,除了魏枫会功夫,能抵挡一阵,再就是昏迷的年政了!我们去了不过是成为他们的负担!!”

    令狐泉冷声喝住闫青青,声音带着丝丝颤抖,眼角有未干的泪痕。

    她自然知道,满月以一己之力引开那些尸兵的可怕后果是什么。可她都没来得及阻止,满月丢下几句嘱托的话就带着杨晓黎等人冲了出去。

    她都来不及说一声珍重!

    “青青,现在这里只有我们四个人,我已经派出所有保护我们的隐卫去找满月了,现在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你答应我,照顾好王妃,也照顾好你自己。”

    魏枫上前一步忽然握住了闫青青揉夷,她眸子瞪得大大的,眼底泪意在此刻凝结为难以言说的羞涩和意外。

    令狐泉则是转过脸去看向别处。

    魏枫的心思她早就看出来了,只是魏枫又是否知道青青的真实身份呢?

    “魏枫――你先松手――”闫青青示意魏枫王妃还在,他这是怎么了?中了邪了吗?竟然当着王妃的面握住她的手?

    “对不起,青青。我只想告诉你,我可能不能继续留下来陪你了,年政和王妃就交给你了。我答应了东洛大皇子慕华,一定要带年政安全的到达这里,我也答应了满月,要护送王妃到达别院。这里是双亲王安排的最后一道也是最安全的一道屏障,你保重!”

    魏枫这番话说的像是最后的告别。

    闫青青眸中泪水夺眶而出。

    她已经知道魏枫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可她不能阻拦。

    “王妃,青青,国难当头,我的恩人挚友都在外面与丧尸搏斗,这般情况之下,我的医术已经来不及发挥任何作用,我若再不出去,那与废人有何两样?我不能眼睁睁的等着他们的尸体一具又一具的抬到我的面前!杀伐已起,不能救人,那就付出我最后的力量投入到这场战争之中。

    你们,保重。”

    魏枫一番话,已经让令狐泉和闫青青同时泪如雨下。

    刚才的血腥和可怕的场景她们还历历在目,那些丧尸一样的杀手力大无穷且残忍狠毒,他们仿佛不知道痛为何感觉,断了胳膊断了腿仍旧可以砍杀吸血,魏枫单枪匹马的杀出去――结果如何,不言而喻。

    但他此刻宁可战死,也不苟且偷生。

    “你――去吧。”

    令狐泉沉重的点点头,旋即上前一步握紧了闫青青的手。

    “魏枫――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闫青青颤抖着声音开口。

    生死关头,生离死别面前,她才肯第一次直视自己的心。

    可她已没有机会说出自己对于魏枫的感情。

    从前她顾忌自己宫中嫔妃的身份,不能与他走在一起,而现在,却不得不面临这般痛苦的分别。

    她拿年政当做自己的亲弟弟一般,对于魏枫,她内心用情未必比他少。只是她昔日的身份却不容许她迈过那一步,若早知分别会如此匆匆残忍,她应该早就不顾一切的跨过障碍,与他开诚布公,敞开心扉。

    b:新文《纨绔前妻》火热连载,敬请亲们多多捧场。
投推荐票 (←)上一章 《腹黑嫡女:相公求你休了我》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