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一八章 羞辱(下)

    第二一八章羞辱(下)

    没办法,哪怕知道会因此惹来不少麻烦,但陈扬还是出手了。

    “xiǎo柔,你走开点,这儿没你的事!”

    陈扬冷冷的吩咐了一声。

    闵柔先是一怔,跟着就斩钉截铁道:“不!”

    陈扬用力一甩手,把那xiǎo安的脏手扔开后,回头冲闵柔冷哼了一声。

    闵柔咬chun看了陈扬一眼,但还是乖乖的“哦”了一声,说话时,她的嘴角微不可察的悄悄动了动,虽然刚才的情况很危急,但她心里其实是高兴的,毕竟陈扬的表xiàn证明了她刚才的想法完全是错误的,自己的担心也是没有根据的,陈扬始终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陈扬,只要自己有了危险,他总是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自己,这点从来都没有变过,也永远都不会变。但又知道这时候笑出来不大好,就强忍住了。

    只是,下一秒钟,她这份如释重负的喜悦立刻就被浓浓的担忧给冲得一点不剩,因为,很快她就看到,旁边的几个黑衣男一改方才并排堵路的队型,集中朝陈扬围了下来,而这一下,她却是打死也不肯走了,赶紧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陈扬的胳膊,一脸警惕的看向了周遭。

    原来,在看到领头的xiǎo安连个貌不惊人的青年都搞不定后,后面的几个黑衣打手立刻就围了过来,加上陈扬这时也是一身西装打扮,比较另类,也不像是这里的客人,他们便以为陈扬是这帮公子哥的保镖,立时便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陈扬身上。

    闵柔的老同学们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至少,现在矛头不再先指向了自己几人,让他们获得了缓冲的宝贵时间,要死也是闵柔这个男朋友先死翘翘,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就在他们都认为陈扬铁定要倒大霉,待会儿的群殴将惨不忍睹时,可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陈扬非但没有被这几个壮汉打成猪头,反倒是好端端的走出了包围圈。

    “xiǎo安,先别急着动手,等一下。”

    眼看着一场群殴不可避免的时候,隔壁阳台再次传来了良哥的声音,还是一如方才那般冰冷,但细心的众人还是分辨出了其中有那么一丝郁闷和疑huo的味道。

    陈扬面不改sè的把闵柔护住在自己身后,脸上并没有一丁点的得脱大难的感觉,反倒是觉得围住自己这几个人运气tg不错的,方才要是有谁先忍不住对自己动手了,说不定这会儿地上已经多出了一个倒霉蛋了。虽然事实上他也不知道他的保镖究竟在哪里,但他心里清楚,那家伙现在肯定就在这附近,说不定就在这间包厢里呢。而他的保镖,手里可是有枪的。

    再看了对面阳台一眼,却看到一个穿着深sè西装的平头男人正垂手站在良哥身旁,很恭敬的递给了良哥一只手机,也不知道此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对面阳台上的,看打扮虽然跟前面那吴经理差不多,但给人感觉他的气质却又不像是这会所里的工作人员。

    良哥接电话时,现场气氛一下子就诡异的变得宁静了下来,而良哥仔细听着电话,整个过程一直在听,却始终连哼都没有哼一下,只是脸上神sè变幻莫测,并且在讲电话过程中,忍不住朝这边阳台的陈扬看了一眼,一直到他挂断电话,把手机递还给那个平头青年时,他才朝对面的跟班xiǎo安摆了摆手,冷冷说道:“都出去吧。”虽然他尽量保持着跟刚才一样的冷傲,但声音中却隐藏着几分无奈的味道。

    虽然觉得很奇怪,但老板的指示xiǎo安几人却是不可不听,很快,他们几个就跟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的从陈扬他们这间包厢里退了出去。

    “良哥,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把xiǎo安他们撤了?我都还没看到他们被狠狠教训呢!”

    张若琳显然对男友的举动很是不解,一脸疑huo的不依道,同时还有点恼火,虽然方才她一直站在旁边,但却没能听到电话里都说了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打过来的。

    良哥此刻的心情也同样很郁闷,他其实并不是燕京人,而是辽阳人,他姓乔,是名震辽东三省的黑道教父乔五爷的长孙,家族里生意很多,黑的白的都有,他喜欢玩,就一直负责经营家族的一家大型娱乐公司,平时主要负责投资拍电影电视剧,当然,他们家族的背景也决定了他不可能干干净净的做生意,并且影视圈其实也不干净,很多潜规则,倒是tg适合他发展的,加上他跟家族里的长辈及同辈的兄弟不一样,一直念书念到了硕士毕业才出来工作,眼界还tg开阔的,huā了不到几年时间,就把家族里的这间娱乐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而且听说大名鼎鼎的乔五爷也有意在将来让这个爱孙接过家族里的大旗。

    这间会所的老板高铭恰好是他在辽东时在商场里结jiāo的一位很要好的朋友,今天高铭搞了个生日派dui,他就顺路跑来京城玩了,而且还特意把他新把的马子也带了过来,只是他也知道他马子是大xiǎo姐脾气,就没急着把nv人带上去,想等到待会儿快十二点再到顶楼去玩,没想到在包厢里一坐,就坐出事情来了。

    其实事情也不算大,前面送电话过来的人是高铭身边的一个亲近手下,电话自然便是高铭给他打过来的,高铭在电话里也没说几句话,就希望他给个面子,今天过生日时,叫他别在会所里搞事。

    虽然高铭言语tg含糊的,但乔良并不傻,自然听出了高铭的言外之意,显然,高铭的电话早不早,晚不晚,偏偏就在自己的人要对隔壁阳台那个穿西装的傻帽动手时,打了过来,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如果换了是别人这么跟他说,哪怕是刚才闵柔所说的自己是什么市的副市长,虽然他并不一定就真的相信这话,但他肯定是不予理会的,但高铭不同,他一心想在他这一辈实现把家族彻底洗白的愿望,而高铭,或者说高铭背后的一些关系是他非常看重的,因此,这个面子他不想给也得给。

    不管怎样都好,今天闹了这么一出,让他觉得tg没意思的,而nv友此刻的不理解,更是让他心里说不出的感到一阵烦躁,忍不住出言呵斥道:“行了,若琳,你立刻给我闭嘴!”

    “良哥,你”

    张若琳xiǎo嘴一扁,委屈得都快哭了,她家世其实不错,在演艺圈也颇有人脉,不然也不会刚出道没两年就接连出演了好几个重要角sè,还发了专辑,当了歌手,几乎是一夜间就爆红了起来。而一直以来,这个良哥为了追到她,可是煞费了不少苦心,也一直是对她的要求千依百顺,她也是前两个月才答应了对方的要求,这还正处在热恋期,没想到良哥却翻了脸,让她如何能不恼火。

    乔良却是不等nv友说完话,拂袖就往里屋走去。

    “你是姓乔的,对吧?”

    就在众人松了一大口气时,陈扬一句淡淡的话语却让众人刚放下的心不由得再次猛提到了嗓子眼里,众人看向陈扬的目光中毫不掩饰的流lu出了几许愤怒。

    妈的,好不容易对面那人才撤了兵,你丫的还不满意是怎么着?即便想找回场子也不是现在啊,瞎子也能看出来对方心不甘情不愿的,你这不是自己找事嘛?还有,真当哥几个的心脏是铁打的吗?

    但这时却没人敢多话说什么,一来是怕惹祸上身,二来方才陈扬的表xiàn,以及对方很让人费解的举动,都让陈扬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迅速脱掉了农民的帽子,而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果然,乔良听到陈扬的话,立刻收住了步子,转回头,一脸冷sè朝陈扬打量了过来。刚才无奈之下才不得不给了高铭一个面子,但如果陈扬不知进退,那么他也不是好惹的。

    “你这个农民说什么呢?良哥的姓氏是你能打听的吗?”

    乔良还没发话,一腔郁闷没地方发泄的张若琳已经率先发了火,劈头盖脸的朝陈扬骂了过来。

    闵柔这时酒早醒了,也很后悔刚才的冲动,方才若是陈扬被一帮人揍了,那她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这时便不想多生事端,赶紧伸手轻扯了下陈扬衣袖,担心不已的xiǎo声劝道:“陈扬,你别理他们了,咱们回去再说。”

    陈扬却是没理会闵柔的话,嘴角一勾,冷笑道:“乔良,世界上最怕认真这两个字,这两个字也是我送给你们一家子的,多的我不想说,但我想你能理解得了。”

    乔良脸sè霍然一变,心知眼前这家伙绝对来头不xiǎo,这种口气一听就是大家族出身的人,当然,也可能是有人装bi,但显然高铭也不愿动的人,肯定不在此列。

    脑子里多个念头忽闪而过,终于,他还是沉下心来,硬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沉声说道:“这位先生,刚才如果乔某人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可以在此表示歉意,咱们就此揭过好了,希望今晚出了这个mén,大家都能忘得一干二净。”

    “呵呵,乔良,你的面子在东三省或许管用,但在这燕京城里,说句不客气的话,你连个屁都算不上。”

    陈扬淡笑着说道,虽然他的表情很淡然,但这时候身上却仿佛带着某种高人一等的高贵气质,bi人而来。就连旁边的柳眉等人,也是一时间瞧得傻眼了,刚才陈扬在他们边上被冷落时,tg老实巴jiāo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儿看上去,真个跟那些传说中的太子党如出一辙?就连他身上的那套西服,这时仿佛也如同有了魔力,让人不敢直视。

    张若琳实在没想到男友会服软,忍不住chā话道:“良哥,你跟这个农民说什么呢,咱们凭什么”

    “闭嘴!”

    乔良冷冷的喝断了张若琳的话,然后才看向陈扬,冷哼道:“你想怎样,我奉陪就是了?”

    陈扬呵呵一笑,看了一眼张若琳,莞尔道:“我也不想怎样,我nv朋友tg喜欢听歌的,恰好张xiǎo姐不是刚出了一张专辑,还跑到什么美国去演出了吗?待会儿有时间的话,不妨过来这边坐坐好了。”

    如果陈扬前面的话还有点保留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是赤-luo-luo的在贬人了。

    乔良哪怕心中再对陈扬有所顾忌,但一来现在他确实不知道陈扬的身份,二来即便知道了,他也绝对难以忍受这种事情发生的,他算是半个hun道上的,而道上最忌讳的就是丢面子的事情了。

    想到此,他再没二话,冷哼一声后,想也不想的拉着脸sè因为愤怒而变得苍白无比的张若琳,一句话不说,转身大步走回了包厢。

    呼~~!呼~~!

    而隔壁阳台这边,看到乔良终于进屋了,危险警报总算是彻底拆除了,众人这才真正松了口气,无不欣喜若狂,同时,也很不理解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让这个打一出场就相当强势的良哥改了主意,是刚才的那个电话吗?很明显,应该是。但又是谁打来的呢?为什么要打来呢?真的是因为这个闵柔的男朋友吗?刚才陈扬的表xiàn让他们既感到震惊同时又觉得很难相信,总有种如坠梦里的感觉。

    只是,若不这么解释,却又该如何解释呢?

    众人脑子里冒出了无数个问号,再看向陈扬时,眼神明显复杂敬畏了许多,然后一个个的默默从陈扬身旁走过,甚至还有些xiǎo心翼翼的离得陈扬远些。

    对此,陈扬只能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其实他心里清楚,肯定是此刻不知躲在哪里喝酒庆生的高铭通guo监控探头看到了自己,而自己跟他在中午才见过一面,以他的心智,自然会对出现在方晴身边的男人加以重视,而自己的身份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想必他也通guo某种渠道对自己进行了一番了解。真要是自己在他这个会所里头出了事,他即便有通天的背景,想来也是没好果子吃的。因此,这个沟通电话便是顺理成章的了。

    众人回到包厢里坐下后,因为这一串状况发生,大家谁都没了继续留下喝酒的心思,而这时会所方面很适时的安排了经理过来,送了壶上等的好茶过来,大家就着这壶茶,默默的喝着,算是压压惊。

    闵柔因为刚才一时误会了陈扬而感到内疚脸红不已,明明都认识陈扬这么多年了,可危急关头却还是不信任陈扬,这点让她心里很是内疚,这时就坐在陈扬身旁,低着头,老实的不说话。

    陈扬回屋后也不理会众人不时朝他悄悄看过来的奇异目光,就一直在自顾自的拨nong着手机,他虽然是一个很大度的人,而且随着年龄和职位的增长,他早已经不像二十出头那会儿那么愤青,但今晚的事却让他动了真怒,尤其是那个张若琳xiǎo明星的那张臭嘴,更是让他心里窝着一团火,即便不方便出面去教训她,但从其他渠道也还是能让这个xiǎo明星为自己说过的话付出代价的。

    现在,他就拨通了一个老朋友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就接通了,随即马上就传来了一个兴奋不已,还很嬉皮笑脸的声音:“哟呵,你xiǎo子不是说要参加人大会没空吗?怎么着,这会儿倒是想起哥们来了?快老实jiāo代,在哪里潇洒呢?别想骗我啊,我知道你xiǎo子肯定在燕京,本来想着开完人大会才找你的,既然你先找的我,嘿嘿,就别怨我了啊!”

    陈扬听到这电话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通,顿时就很是无语,“老纽,我有个事问你,你知道张若琳吗?”

    “哦,你说姓张的那xiǎo妞啊,认识啊,刚红的一个xiǎo明星,怎么了,该不会看上这xiǎo妞了吧?哈哈,不像你的作风嘛,而且这妞也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你扯什么地方去了。”陈扬没好气的说道,跟着才又道,“也没什么事,我在一个会所里,刚巧碰巧遇上了这个张若琳,有帮朋友tg想听她现场唱两首歌的,不过她不怎么给面子”

    陈扬话还没说完,纽葫芦就撇嘴骂开了:“cào,这妞什么德行,敢不给你陈书记面子,她还想不想在圈子里hun了。”跟着马上又道,“得,你等两分钟,我包管她立马出现在你包厢里,到时候你想怎么nong她都行。”

    嘟嘟!!

    纽葫芦倒是个急xg子,话没说两句,就挂了。

    陈扬苦笑着看了看手机,然后才对默默喝茶的众人道:“大家若是不急着走的话,待会儿张若琳过来跑场唱歌,有兴趣的听完这个歌星唱两曲再走。”

    陈扬这话一说,众人都是眼睛都瞪大了,前面在阳台时候,他们还以为陈扬是装bi用言语挤兑对方的,没想到这会儿陈扬还真打算干这事。

    可是,这可能吗?

    隔壁包厢里,张若琳犹自满脸委屈的依在乔良身侧,正絮絮叨叨的哽咽说着什么,这时电话正好进来了,她本不想接的,可刚要挂掉,却看到是公司老总打过来的,就忍着气接了,调整了一下情xu,问道:“萧总,什么事啊?”她虽然大牌架子大,但在公司老板面前,还是很低调的,虽说她现在靠着乔良投资的几部戏上位了,但他们公司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即便是乔良,在这个圈子里,也是不敢轻yi得罪他们老板的。

    “xiǎo张啊,你现在在西山会所吧,是这样,现在有个朋友刚好也在这间会所里,想请你过去唱两首歌搞搞气氛。”萧总的话很客气,同时也很简明直接。

    张若琳虽然脾气不好,但绝对不傻,一听这话气得脸都绿了,当场就想把电话给摔了,忍住后,她也不管电话那头就是她老板了,怒气冲冲的大发脾气道:“萧总,你有没有搞错,叫我去搞气氛?你当我是什么人,是出台的xiǎo姐吗?你立刻去帮我给对方说,不管他出多少钱,老娘我死都不干!”

    “张若琳,你搞清楚点,现在在跟谁说话!妈的,我告su你,你给老子听好了,对方一máo钱都不出,除非你以后不想在这个圈子里hun了,否则,你愿去得去,不愿意也得去!别以为乔氏影业肯捧你老子就不敢动你,你敢不给老子面子,老子照样让你滚出这个圈子,就是这样!”

    电话里,萧总也不好说话了,说真的,他早就看不惯这个恃宠生娇的nv人了,要不是有老板出钱捧着,他早就该给这nv人上眼yào了。一通喷完就冷冷的把电话给挂了。

    张若琳冷不丁被这一通训斥,一时间悲从心来,扔掉电话,转头就扑到乔良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不过想到萧总那一通警告,她也没敢哭太久,赶紧泪眼婆娑的跟良哥把情况说了。乔良听后脸上顿时现出一股青气,冷哼一声道:“行了,若琳,大不了咱把合约买断了,这个老萧,我早晚找机会nong死他。”

    “不行的,良哥,萧总在圈子里人面很广,他真要封杀我也就一句话的事儿,我就算过档到你那里以后也没有前途了。”

    张若琳从xiǎo生在艺术世家,理想就是成为一名万众瞩目的红歌星,并且也很享受这种成功后被世人追捧的感觉,虽然傍上了乔良这样的大款,但她心里很清楚,如果失去了头上的光环,这个乔良说不准明天就甩了他。想到这,她一边说,一边紧张不已的赶紧起了身,然后一点准备也没有,哆哆嗦嗦的就朝mén口方向走去。

    隔壁包厢里,陈扬正跟闵柔说着话,浓妆yàn抹的张若琳推mén走了进来,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双眼红肿,好像刚刚才哭过似的。

    进屋后,她立刻朝大家鞠了躬,沙哑着嗓子说:“对不起,陈先生,刚才是我错了,请您接受我的歉意。”

    “这这?”

    一时间,全场寂静,咣的一声,李志尧手中的杯子掉到地上。

    其他人也仿若触电一般,头皮劈里啪啦的发麻,有点不知所措。

    张若琳不待众人反应过来,立刻便走到练歌台,随便点开一首曲目,开始唱道:“你写给我,我的第一首歌”

    一边唱一边用尽全力握住麦克风,因为她知道,自己随时可能手一松,彻底崩溃掉。
投推荐票 (←)上一章 《重生之官场风流》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