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一章 不祥之人

    第二卷.《三元连珠》

    ――――

    大周昊京,原名启封府,取“启拓封疆”之意。

    其占地辽阔,由外城、内城、皇城三座城池组成,人口达一百五十多万,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富甲天下。

    外城有十一座城门,五座水门;内城有城门八座,水门三座,乃是城中之城。内城的布置,以“坊”为主,整个内城分作八坊,外城则是街区交错,又有著名的“启封八景”。

    此时,除夕刚过,正是大年初一,家家户户皆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常,每一家门前全都贴着春联。远处的皇芝山上,黄色的帏,红色的幔,满山飘卷,整座上都被覆盖了一般。

    “哥,那山为什么弄成那个样子,那么大一座山,全都被一层层围着?”一个少女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那里是太庙之所在,是用来供奉皇帝先祖的地方,”少年笑道,“今天是正月初一,天子正带着王室成员前往太庙祭祖,太后、皇后、长公主、公主等天子家眷也都要随着天子一同前往太庙,自然要将整座山围着。”

    “那得浪费多少布啊?”少女感叹着,想了想,又道,“太后啊……皇后啊……长公主啊……公主啊……”

    “不许问她们好不好吃!”

    “我哪有问她们好不好吃?”少女跺脚。

    说话的少女,头上梳着精美的百合髻,身上穿的是窄袖对襟玫瑰紫襦裙,内里衬着同色抹胸,抹胸的上沿与襦衣的襟边都是浅蓝色的,白皙的粉颈上挂着一串珍珠。

    她的腰间缠着阔带,原本是分体式的上衣与下裳,连接处被阔带缠绕,在视觉上形成了连衣裙般的感觉,同时也让她的小蛮腰显得更加的窈窕与纤细。阔带间又系着五彩的宫绦,打的是吉祥如意结,如意结打在左腰处,又斜斜的插了一柄宝剑。

    虽然带着剑,然而给人的感觉却不是英气又或女侠般的狠辣,而是另类的娇媚与可爱。

    她身边的少年,穿的是小科纳绫及罗长衫,书生打扮,头戴皮牟,手中摇着一把精致的折扇,至于明明是寒气未消的正月,为什么还要摇扇子,这个是读书人的雅事,大家就不用过问了。

    兄妹二人,自然就是宁江与他的妹妹小梦,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两个女子,其中一个正是秦无颜,此刻作的是丫鬟打扮,身穿青衣,头梳双髻,看上去普普通通,完全是普通大富人家里通房大丫鬟的角色,在她身边的,则是秦小丫儿,看上去虽然只是一个小女孩,但其实已有十六岁。

    他们位于染河岸边,染河从外城的南水门穿过,流入内城,又从东面的角门流出,流经昊京的内、外两城,是昊京内的主要河流之一。

    此刻,一艘艘花船,齐齐整整的,在染河上流动,每一条船上,都有许多人,或是表演杂技,或是吹拉弹唱,引得两岸人群聚集,再加上一个个摊子的叫卖声,极其热闹。

    这些花船,并不仅仅只是来自于京城本身的各大青楼,同时也来自于五湖四海,今年毕竟是科举年,天下才子尽赴京城,有才子,怎么能没有佳人?

    小梦还是第一次在京城过年,虽然刚到京城时,就已经被它那惊人的壮观气象所震惊,但是现在,看到那人山人海的景象,更是兴奋到极点,她甚至觉得,就算把整个临江郡的人聚在一起,恐怕也没有这一整条街上的人多。

    “哥哥,看那里,看那里……”小梦兴奋的往河岸边跑去,指着远处高空。

    宁江好笑地摇了摇头,来到妹妹身后,摇着扇子,抬起头来,与她一同看着远方。

    嘭的一声,一道烟花,在那悠悠的白云下绽了开来……

    ***

    同一时间,远处的御道上,豪华的车队缓缓向前。

    两侧是执戈的士兵,身穿金甲,肃然而立,前方,有天子鸾舆,赤羽幢摇。

    后方的凤驾,一名貌美的女子,揭开窗帘,看着远处那在白云下绽开的烟花。

    这女子,头挽凌云髻,穿的是鹅黄色的绣金蝶对襟深衣,容貌瑞丽,月貌花容。

    “鸾梅啊,你这是在看什么呢?”车中,一名富贵逼人的老妇问道。

    那女子回过头来,朝老妇道:“在看远处的烟花呢!”

    “烟花有什么好看的,你喜欢,叫你皇兄从宫里多拿一些到你的府上便是。”

    “我就是随便看看!”那女子轻声说道。

    “唉,你看你,”老妇道,“说起来,你也不小了,再过一两年,要到二十岁了,今年让你皇兄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青年才俊,帮你提个亲事……”

    那女子低声说道:“鸾梅是个不祥的人……”

    那老妇怒道:“你是龙子龙孙,皇帝的亲妹妹,谁敢说你不祥了?那些嚼舌头的家伙的胡言乱语,你不要去管他……”

    这老妇,便是当今天子之母陈太后。

    陈太后,生有一子三女,她的三个女儿,长女嫁予户部尚书之子,次女嫁的是位探花郎,唯有这个小女儿鸾梅,到现在都还未曾嫁人。

    其实,在鸾梅公主十四岁时,本是说定了左仆射朱茂通之孙,谁知就在迎亲的时候,朱家的公子方自踏入她家门槛,不知怎的就被门槛绊了一下,一个跟头撞在地上,竟然就这般撞死了,好好的喜事变成了丧事。

    没奈何,陈太后只好让天子给鸾梅公主重新物色对象,好在鸾梅并未过门,还不能算是寡妇。两年之后,天子从新科进士之中,择了一位仪表堂堂的进士给鸾梅为婿,这一次,鸾梅倒是过了门,怎知就在即将拜堂前,过于紧张的新郎官口渴,让下人给他递了杯水,结果呛了一下,一口气没能缓上来,就这般噎死了。

    这一下,陈太后也不知道是该说自己的小女儿命歹,连着两位夫婿死在大喜之日,还是该说她命好,至少那位进士新郎不是在拜堂之后才噎死,她的女儿仍然不能算是寡妇?

    无奈之下,当今天子只好重新为他的妹妹挑选夫婿,然而连着两位驸马都是在成亲当日遭遇飞来横祸,朝野上下自然不免开始传言这位公主八字克夫,虽然“尚公主”在大周王朝里,是一件荣耀的事,但还是自家的小命要紧,于是,人人都开始推脱。

    在大周王朝里,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士大夫们不肯娶,就算是公主也嫁不出去,为此,天子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妹妹升格为长公主,然而地位低的,太后不愿意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过去,地位高的,人家不愿将她娶进门,结果天子的这位妹妹,成了几百年来唯一一位到了十八岁都还没有出嫁的帝姬皇女,眼看着再拖下去就要年满二十,到时候恐怕就真的再也嫁不掉了,太后自然也不免开始心急。

    “对了,鸾梅啊,”陈太后道,“听说,你上次去铜州散心的时候,有一个才子给你写了情诗来着?”

    鸾梅长公主低着头,脸蛋有些羞红:“那个……那个……”

    太后道:“那个才子叫什么来着?”

    鸾梅长公主小声道:“宁江……可、可他还只是一位举人,而且……而且他比鸾梅还小上一些……”

    “举人的确是低了一些,如果不是三品以上官儿的子孙,那至少也得是个进士才成,至于年纪嘛,”太后道,“鸾梅,既然人家喜欢你,要是他今年考上了进士,哪怕只是一个三甲的同进士……赶紧嫁过去吧!”

    鸾梅长公主嗔道:“母后……”

    ***

    “难怪总说自己不祥……两次成亲,两任新郎官在成亲当日死翘翘啊?!”

    当日傍晚,宁江在院子里,抬头看着院外那一道道飞起的烟花,发出感叹。

    白日逛街时,他特意打听了一下绮梦这位长公主的过往,然后也不免有些无语。

    两位新郎官,一个在迎亲时被门槛绊倒摔死,一个在拜堂前喝开水呛死……绮梦你还真是有够不祥的。

    院子的外头,小梦与秦小丫儿分别蹲在地上,将手中点燃的香往前方竖立着的烟花探去,然后转身拔腿就跑,随着“咻”的一声齐响,两道蛇形焰光同时冲上天空,嘭嘭的炸了开来,远处有孩童拍手欢呼。

    小梦也不由得,一边后退一边抬头,跳着拍掌,忽的后背碰到一人,吓了一跳,赶紧转身,对着那人道:“对不起对不起!”

    那人温柔的道:“不要紧……咦?这不是小梦姑娘么?”

    小梦一抬头,这才注意到,这个人居然是她认识的……他竟然是河项郡王府世子宋俊哲,于是惊讶的道:“原来是世子?真是好久不见!”

    夜空中,烟花盛放,一团团的盛开,那时明时灭的光影,照耀着小梦桃腮杏脸的容颜,水灵灵的眼睛,宛如秋水一般明亮,那微微抿起的嘴儿,天真可爱的神情,看得宋俊哲心脏怦然。再回味着她刚才香背碰及自己胸膛时,虽然只是轻轻的一触,那软玉入怀的感觉,宋俊哲简直连骨头都要酥了。

    “小梦……”另一边,宁江走出院子,往这边走来。

    小梦回头叫道:“哥!”

    宁江来到他们身边,看向瞅着妹妹、目现惊艳之色的宋俊哲,道:“世子如何在此?”

    宋俊哲微笑道:“原来是宁解元,我只是偶然路过此间,刚才只顾着抬头看烟花,差点吓到令妹,纯属意外,抱歉,抱歉。”虽然是回答宁江的问题,目光却依旧看着小梦,不舍得移开。

    意外啊?!宁江忍不住的又呵呵了!

    宁江自然不相信宋俊哲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当然他对此也并不如何的在意。

    接下来的几天里,宋俊哲时不时会前来邀请他们兄妹,一同去游山玩水,找的借口,是因宁江之才华,有心结交,然而就连秦无颜与秦小丫儿,都看得出来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同时也看出他完全没有机会。

    之所以没有机会,倒不是因为她们的小梦姑娘本身的意思,而是因为她们的解元老爷,对这位世子完全看不上。而自身几乎全无主见的小梦姑娘,可是什么都听哥哥的。

    在这些日子里,宁江一边让秦陌与秦坎、秦无颜打探僵尸门的动向,一边自己在他们在京城所租用的宅院里,拿着一叠蜀笺,时不时的涂涂画画,有时也会把天陨流光取出来,揉揉捏捏,至于他在做的到底是什么,其他人却是都不清楚。

    有时,秦无颜也会为老爷端茶送汤,只见老爷在书桌上低头画着的,是一个个古怪的人形图案,这些人形图案里,又画着齿轮,以及经脉般的线条,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敢多问。她看到老爷时不时的,将那些画好的人形图案删删改改,又或是揉成一团,扔进旁边火炉,然后重新画过。

    虽然来到了京城,但是老爷显然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别有用心的河项郡王世子,几乎就没有其他人来找老爷,而老爷对此显然也全不在乎。

    有的时候,她觉得,或许老爷是一个孤僻的人,但事实又显然不是如此,很显然,老爷纯粹只是不想把精力浪费在那些人身上,又或者说,在老爷的心里,那些日日花天酒地的学子,似乎根本不值得老爷浪费他的时间。

    有时候,老爷也会让她和小丫儿,陪着姑娘一同外出游玩,又或进入内城,逛街购物。

    而这种时候,河项郡王世子总是会“凑巧”的,在路上与她们偶遇,然后谈笑风生,陪着她们的姑娘逛街。后来,她把这事告诉了老爷,老爷皱了皱眉,不过并没有就此把姑娘关在家中,只是让她在姑娘外出时,用易容术扮成千金小姐模样,陪着姑娘一同逛街,等河项郡王世子出现时,便插在他们中间。

    老爷说这个叫“电灯泡”……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是“电灯泡”,但她很好的充当了“电灯泡”的角色,虽然她觉得有点多余,老爷没有让姑娘喜欢上的人,姑娘是绝对不会喜欢上的。

    今年的立春是在正月初六,老爷陪着姑娘看了青鱼坊的花灯。

    然后,到了正月初七,老爷正式前往国子学府报道……

    【推荐票!求推荐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