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 有埋伏

    人们常常以化学反应来形容爱情之类的情感触碰,说到底,那也仅仅是人心激荡的一种方式而已,人心复杂多变,区区一两句话根本解释不清,哪怕是专门的一门学问,也只能对其剖析万一。

    就比如人在绝望惊惧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不同经历者会走上不一样的道路。

    虞周这次亲自露面,带给这几个百姓的不是温言相劝、鱼水之亲,而是以强人所难和笑里藏刀狠狠的推了他们一把。

    特别是那个自称秦人的家伙不知被带到哪里去之后,这些百姓甚至觉得这位楚军司马出尔反尔,众人落到这么一位手里,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情绪、境遇、秦楚、生死,把这些搅和在一起发生化学反应,鬼知道会产生什么,就连虞周这个始作俑者,也只能尽量掌握可控因素,然后说一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有点麻烦的是……想不通其中关键的项箕干脆化身成了小尾巴,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不胜其扰……

    “姐夫,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我应该什么样?!”

    “我说不上来,范阿公说你妇人之仁,他还说你的想法很古怪,对待贵族与庶人居然是一视同仁的……但是今天这事儿,我觉得不应该是姐夫的作为……”

    虞周吧嗒一下嘴巴:“应不应该我都已经做了,还能怎样?”

    项箕很认真的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笃定道:“所以此事一定别有内情,不过我猜不透,姐夫你就告诉我好不好……”

    “你怎么忽然好奇这些蝇营狗苟的事情了?我记得以前说起这些你就会犯困的。”

    “是父亲,他让我呆在姐夫身边好好学学,父亲还说姐夫是天下间难得的智勇双全之辈,要我以此为范而自勉。”

    虞周没想到自己也有成为“别人家的孩子”那一天,看看眼前稚气未脱的小脸,再想想项梁日渐兴隆的气度,他一时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虞周悠悠回道:“项叔父过誉了,你若有心,便于发现此间蹊跷并不难寻,那些百姓当中其实还有秦人,我的目的就在于他们。”

    “还有秦人?!”

    “一方水土一方人啊,三秦之地孕育的百姓与楚人还是有着很大不同的,这一点你要自己发现,我不会细细赘言。

    至于我这么做是为什么……耳听不如眼见,一同去看看便知。”

    两个人说着话,放轻脚步重新回到关押那些百姓的地方,项箕忽然一声惊呼:“武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武戚笑了笑:“刚刚回营,听说你们正在此地,我马不停蹄就赶来了,看样子没有错过好戏,幸甚。”

    虞周拿嘴巴示意一下远处,放低声音问道:“怎么样,他们有异动吗?”

    “身在大军之中,只怕有想法也不敢付诸于行,属下并未发现这些人有所异常。”

    “时间不等人,那就把看押的军士统统撤去吧,如果还不行,再派人乔装扮作分离出来的那人模样,做一场刑讯的好戏再行逼迫一番,生死攸关,总会有人铤而走险的。”

    “喏,属下这就去安排。”

    项箕越听越糊涂,却聪明的没有发问。

    过了没一会儿,只见刚才被楚卒架走的那人再度出现了,这才眨眨眼的工夫,好端端的农夫就大变了个模样,披头散发叫的凄惨不说,土色的粗布衣衫更是变成一条一条裹在身上,露在外面的皮肉一个劲泛起殷红,显然是刚刚受过重刑。

    项箕见状本想上前,想到虞周之前所说的话,他又生生刹住脚步站在原地观察起来,看了片刻之后,傻小子难得的灵光一闪,立刻发现些许不同。

    “姐夫,这恐怕不是方才那人吧?!”

    “有点小聪明,多久发现的?”

    “嘿嘿嘿……”项箕傻笑片刻,继续说道:“扮的挺像,不过那人只惨叫却不开口说话,还是有些美中不足……”

    “少在这充当大尾巴狼,这扮相糊弄那些百姓足够了,要知道,他们可不会像你这般气定神闲观察半天,更不会提前得到我的提示!”

    “姐夫英明!”

    虞周没有继续接茬,因为他知道项箕对于怎么称呼自己还是有些不同的,叫兄长,多半是要问一些需要答疑解惑的正事儿,叫姐夫,说明这小子正在嬉皮笑脸的套近乎,结果最近项箕忽然口风大变,这是想免无那顿军棍啊,不能太惯着!

    几个念头的工夫,真真假假的戏码正式上演,说实话,对待几个百姓还要费尽心思确实有些大材小用,所以虞周对此并不担心,他趁机寻了些露水,有一下没一下的敷着熬了一夜的眼睛,只用耳朵关心事情进展。

    “司马,那些人果然开始窃窃私语了,似乎有所图谋!”

    “回禀司马,他们刚刚试探了我军监视。”

    “司马,人溜了!咱们追不追?!”

    虞周睁开眼睛:“过两刻钟再开始追,小心点,千万别追上了,走了几个?”

    “走了四个。”

    虞周点了点头表示知晓,然后静静的等待着事情发酵,秦军发现自己的斥候全都不见了需要一点时间,同样的,方才走脱的几个人回去告密照样需要一个过程。

    日上三竿之时,这场紧锣密鼓的大戏终于像虞周预期的那样进入正规剧情。

    秦营出兵了,人不算多,但是据探马回报这只是其中一支而已,另一支秦军仅仅百人,精心乔装过之后直指楚军身后,两支秦军同样给人一种懈怠松散的感觉,却也有所不同。

    “武戚。”

    “喏!”

    “这一支百人队定是秦军精锐,还是你亲自领人接下来我才放心,记住,不管他们想干什么,一定要让这些人不能成事就对了!”

    “司马放心,末将当以人头担保,定让这些人有来无回,知道我等厉害!”

    虞周又叮嘱一遍:“我们能够想到在桥上动手脚隔绝追兵,秦人自然也能想到提前一步下手断绝我军后路,因此这些人的目的不言而喻,你拖住他们之后务必时时留心,免得精兵之后又有精兵,断了自家的退路。”

    “喏!”

    武戚做事还是很让人放心的,扬了扬手中臂盾之后,他便领命而去。

    项箕瞪着眼睛想了半天,灰心道:“我觉得我还是练好剑术就足够了,跟上姐夫的想法真的好难啊……”

    虞周未置可否,翻身上马就准备引动大军,待到远处的烟尘清晰可见之时,他对项箕激道:“练剑如同磨剑,现在磨剑石来了,敢不敢随我一起吞掉秦军这支诱饵,毁掉他们的鱼钩?!”

    “有何不敢?!秦人欲以狡诈谋算我等,遇到姐夫是他们不自量力,秦军欲以凶蛮欺我楚人,遇到兄长是他们班门弄斧,项箕不才,愿为楚军先锋!”

    “哈哈哈,嘴上一套一套的,还敢说自己不会动脑子?!走吧,去给秦人留下个教训!”

    “喏!”

    一令既出,全军随之而动,楚军屏气凝神做好了所有准备,近万张跃跃欲试的面孔之中,也有一人满脸晦气……

    “我说虞司马,为什么你每次想起在下的时候,总是让我冒充你们的上将军呢,你就不能单独想起韩某?”

    看到一个身长近九尺的汉子满脸幽怨还是很惊悚的,虞周讪笑:“嗳~韩公子乃是王室之后,在下不敢高攀。”

    “得了吧,我算是看出来了,你那句话没说错,这落地的凤凰确实不如鸡啊……”

    “呵呵,韩公子妄自菲薄了。”

    看到虞周敷衍之意十足,再想想多次示好均被项籍无视,韩王信嘴里发苦,却奈何身边一个可用之人也没有,甚至为了自身安危,他不得不在楚营一直盘桓,寄人篱下不好受啊……

    就在他打算借助张良同乡之名继续套套近乎的时候,只见虞周脸色一肃抽剑在手,对着身后低呼一声:“戒备!”

    霎时间,楚军刀剑在手身子伏低,择人而噬的模样像极了猛虎将要捕食之前遮掩行踪,韩王信抬到中途的手臂几次犹豫,终究没敢落在虞周肩头,而是悻悻的拍了拍身上盔甲,心中更加苦涩。

    秦军显然得到过告诫,到了青纱帐边缘就此驻足再也不肯前进一步,再看看他们准备随时拔腿就走的样子,虞周更加确信,眼前这些人的目的一定是拖住自己,等到楚军后路断绝之后,那才是真正的狂风暴雨要来之时。

    想到这里,他干脆下令楚军撤去所有伪装,随着一通鼓响彻天地,绣着“项”字的大纛高高竖起,无数精兵猛士纷纷钻出蛰伏之地,与此同时,一轮箭雨率先对着秦军当头罩下!

    “有埋伏!”
投推荐票 (←)上一章 《千秋月落别楚将》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