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七章 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吧

    牙帐内,沈飞、马昂等人已经和桑玉吵的不可开交,不过也只是动动嘴皮子,理智告诉他们不能和桑玉动手。

    桑玉则是一脸无辜,好言相劝,只是一个劲的说流贼出现,张千户带着陈瑀去打流贼去了。

    不过他心里也泛起了嘀咕,都一夜了,为什么张千户还没有回来?

    “桑总兵,陈大人只是监军官,小骨流寇需要陈大人去么!”沈飞忍着怒气道,“若是陈大人出了何事,桑大人也就好之为之吧!”

    昨日沈飞和马昂骑马出去找了整整一天,期间倒是发现了马蹄印,可由于下了雪,马蹄印最后消失,便没有找到陈瑀。

    沈飞现在深深的自责,他相信以陈瑀的聪明才智不会这么轻易的出事,,可是心中还是有一丝担忧。

    “沈校尉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威胁本官么?”桑玉脸色沉了下来,“别以为跟了陈瑀几年,就可以无法无天,这里是河北,给老子放老实点!”

    “哦……河北?怎么了?河北很厉害还是你军中这群酒囊饭袋很厉害?亦或者是桑总兵觉得自己武艺高超?要不要领教一番试试?”沈飞脸上露出了深深的不屑。

    “沈兄弟,莫要冲动。”马昂在一旁拦住了沈飞。

    桑玉哼了一句,又狠狠的对马昂道:“还有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管好你自己的百户营,少多管闲事,以免招来祸端!”

    “你……”

    “滚出去!”

    话还没说完,牙帐外便听到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桑玉愣了下,听这脚步的声音,不像是牙帐内军队的,难不成朝廷又从九边调军过来了?

    牙帐被打开,一个年轻人身披铠甲,嘴边留了点胡须,俊俏不失威严的走了进来。

    “陈瑀……你……你没……”

    “没死是么?”陈瑀呵呵笑道。

    “哦……不,不是,陈大人这是做什么来了?”桑玉洋装镇定,但是心里面却已经害怕到了极点,直觉告诉他出事了。

    “做什么来了?”陈瑀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后面出现了二十来个手持绣春刀的校尉,“桑大人贪墨朝廷军饷,数额巨大,锦衣卫请你去诏狱喝两杯。”

    “陈瑀……你休的胡说,可有证据?本官堂堂二品总兵官,你们有什么权力拿我?”

    “桑玉,你莫要挣扎了,跟我们去京师吧,皇上的口令已下,尔贪污证据确凿!”锦衣卫一千户冷冷的道。

    “是张……”

    “没错,你说的没错。就是他。你以为你贪污可以瞒天过海,你以为有几个人在你背后撑腰就可以无法无天?你以为这里在河北,我陈廷玉就怕了?你没听过他们都叫我陈愣头么?!”

    陈瑀脸色一变,满脸怒气的道:“前前后后一百万两银子,够江南一个大县一年的赋役了,就这么被你桑玉私吞了!你好大的狗胆!你知道为什么流寇久攻不下,你也知道军队为什么没有战斗力,所有的事你都知道,可你就是不管,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军饷到你的腰包!我真不敢想象你每天晚上在这军营睡觉,难倒不怕被手下割了脑袋么?”

    “陈瑀,你以为这样就能斗到我?哈哈……”

    “你现在不该笑,我知道你为什么有恃无恐,不过你想想,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我会动手么?你以为谁会保你,晋商那群老匹夫还是杨阁老?抓捕你就是杨阁老下的命令!”

    “好,好你个陈瑀,咱们的帐以后在算!”

    “没有以后了。”牙帐外又来了几个人,陈瑀定睛一看竟然是兵科给事中方献夫,都察院、刑部两个员外郎和几个主事。

    “圣旨到!”方献夫从怀中掏出锦黄绢圣旨,众人皆跪,他唱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平流寇总兵官桑玉不思皇恩,玩忽职守,贪墨巨大,依大明律,枭首示众,即刻执行!”

    等方献夫唱完,桑玉突然瘫倒在地上。

    方献夫又掏出另一圣旨,桑玉又然起了希望,一定是杨阁老,杨阁老肯定在圣上面前求情的,这一封一定是要我戴罪立功!

    “……尔陈瑀暂替桑玉为平流寇总兵官,明年开春,流寇不除,唯尔示问!”

    桑玉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口中喃喃的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不过也只是一个棋子,一旦没有用处了,便会将你弃之如履。”

    不知道朱厚照这么做是不是有深意,但是这对陈瑀来说却是一个十分利好的消息,隔日后,桑玉当着全军面枭首,给新上任总兵官足足立好了军威。

    陈瑀对围观军士道:“桑玉抄家之后,不日便会将克扣的军饷发放给尔等,国家没有亏待你们,希望尔等也莫要辜负了国家,从今开始,尔等需每日训练,若有懈怠者,兵鞭鞭五十,将一百!此令山东河南并用之。”

    这之后的几天,陈瑀重点在整治军法军令,两日内被鞭之人多达百人,他又专门成立督战队,若有临战后退,战之。

    虽然这种督战队往常也有,可几乎都是名存实亡,本以为陈瑀也就是说说罢了,可是一次演练中,当他真正的拿起屠刀斩杀了几十人之后,这只军队再也不敢抱以侥幸之心了。

    而陈瑀也兑现了他的诺言,那些桑玉欠着的军饷,他也一一的事后发放。

    从这些日子的接触中,他发现陆完是真正的懂得驭兵之术,无论战略还是战术上都十分高超,他便将指挥权全权交给了陆完。

    临近年关的时候,陈瑀召回了河南和山东军。

    召集了所有百户以上的军官,以陈瑀为主导,陆完为指挥,召开了一次全军战略思想大会。

    全军上下并没有一丝过年的气氛,整个军中笼罩着一层杀伐之气。

    陈瑀的思想太疯狂了,就算是陆完也被吓懵了。

    往常明军都是以守为主,攻为辅,增援为策略思想。

    可是这一次,陈瑀居然要诱敌全歼,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过还好,陈瑀不是要全歼流寇,而是要斩杀贼首,可这看起来却更是困难。

    战术思想会结束后,陆完忧心忡忡的找到了陈瑀。

    “总兵大人,这已经临近年关了,现在这个时候诱敌怕不是太好吧?况且几个匪首我也详细的分析过,刘家兄弟是莽夫,重义气,齐彦明生性狡诈多疑,加上杨虎的聪明和狠辣,想要诱他们,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嗯,你也觉得这个时候诱敌不太好,你也分析了杨虎聪明。他不但聪明,而且绝顶的聪明,攻打青州的时候,明知青州有重兵守候,他最后还是出人意料的攻打了。我也分析过他,他不但聪明还是喜欢冒险!”

    “可是就算杨虎会上当又怎么杨?刘家兄弟会么?齐彦明会么?”

    “其实我根本没将这些流寇放在眼里,想要打他们有千万种方法,当权力滋生,而掌握权力的却不是一个人的时候,这个团体内部首先就开始动荡,根本不需要我动手,或者我只需要添一两个流民进去分化一二,贼寇便可不攻自破,但是现在朝廷催的紧,为了不让我等进都察院,这是最好的办法。”

    “至于刘家兄弟会不会上当,这就看杨虎了!以他的聪明才智,他应该知道他想要一个人吃掉整个霸州府,可能性不大。只要我把霸州府这个线放出来,不愁鱼儿不上钩。”

    陆完想了想道:“霸州府是刘家兄弟造反的老巢,如今被朝廷夺了回来,你别说,只要杨虎撺掇,说不得他们真的会举兵攻打。”

    “如果他们攻打了霸州,就如瓮中之鳖,到时候一个人也不要想走出霸州,从哪里开始,我就让他们从哪里结束吧!”

    “可是这样一来,霸州的百姓怎么办?”

    “听过孔明的空城计么?空城计的精髓不在于孔明的智谋,而是空城二字!你这些日子,你且将霸州百姓移除城五里,记住,一定要将他们控制住,一个都不能走漏风声。”

    “可是这样兵不够……”

    “你需要多少?”

    “五千……最少了。”

    “我给你一万!”

    “可是……”

    “放心,本官以前在固原的时候,和都察院右都御史刘宇有些交情,已经从他那里调出了偏头关五千精兵!”

    陆完眼中露出一抹喜色,同时心中也真的开始佩服起陈瑀来,他做事雷厉风行,计划十分的缜密,而且十分相信下属,有这样的上官在,流寇不平,他陆完都觉得没有脸面了!

    “这一次志在必得,功劳本官不要,全都归功于尔和刘大人头上!”陈瑀道,“不要说那么多客套话,本官现在要不得什么功劳,你就安心破敌吧,这是你的使命!”

    “末将得令!”
投推荐票 (←)上一章 《大明阁臣》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