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31,被情伤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沐布有些恼怒的看着科目,他不喜欢从任何人口中听到任何关于竹桃不好的言论。

    他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

    事到如今,科目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属下觉得黄大夫表里不一,而且,而且好像也并不是什么,什么善良的人。

    最重要的是,她与清扬的关系,实在暧昧不清,属下,属下今日看到,看到!!”

    科目一脸的羞色,欲言又止。

    沐布冷冷的看着他,“你跟在本殿下身边也有十几年了,本殿下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养成了吞吞吐吐的毛病。

    有话快说,一个大男人这么犹犹豫豫的,看你这点出息。”

    科目闻言,才下定决心的说道:“属下看到黄大夫与清扬公然在人前亲亲我我,清扬还为黄大夫揉肩,完全不顾及男女授受不亲。

    怎么说都是男女有别,他们平日里就形影不离,已引起许多人非议,既然黄大夫与殿下情投意合就应该避嫌。

    可是今日清扬为黄大夫揉肩,黄大夫不但不拒绝还面带笑意,仿佛很享受的样子,当时有许多病人在场,大家面上沒说什么,私下却议论纷纷,哎,真是,真是属下都羞于启齿。

    属下,属下为殿下感到不值。”

    沐布听完,面色上虽然沒有什么变化,可双手却暗自紧握成拳。

    他斥责道:“他们相识已久,若是真有什么早就成亲了,你休要胡言乱语,若是再让本殿下听到从你嘴里说出一字半句影响小桃子清誉的流言蜚语,本殿下饶不了你。”

    科目再次惊愕,沒想到他家殿下连这都可以忍了,他有些垂死挣扎的嘟囔道:“属下不说有什么用,殿下堵得住属下的嘴,也堵不住这悠悠众口啊,关键还是黄大夫自己要洁身自好嘛。

    殿下,就算黄大夫与清扬之间沒有什么,但是也要顾及殿下与皇家的颜面啊,本來您和黄大夫就是门不当,户不对,贵妃娘娘就很难同意,若是她与清扬再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殿下和她只怕就更难在一起了,属下这么说还不是因为替殿下着急吗?”

    沐布瞟了科目一眼,“瞎遭什么急,管好自己的嘴巴,下去。”

    “是!”

    沐布转身回了寝殿之中,可他的心里却一直在回味着科目所说的一切。

    他一边告诉自己,竹桃并不是这样见异思迁,表里不一的人,一边脑中却充斥着清扬为竹桃揉肩的画面。

    该死的,连我女人的肩膀也敢碰,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该死的,该死的……

    沐布整个人都烦躁了起來。

    竹桃回到府中,喝了清扬给她熬的姜汤,又泡了热水澡后就躺到了床上。

    只是她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沐布与琳灵订婚的场景,根本就睡不着。

    她的心,从來沒有这么乱,这么痛过。

    睡不着,睡不着,干瞪了一个小时的眼,还是睡不着。

    竹桃猛的下了床,推开窗,放声大叫道:“沐布,你个混蛋,你个大混蛋……”

    直到喊得沒有力气,竹桃才从新回到床上,默默的流着眼泪。

    沐布,你既然做不到,为什么要來招惹我呢?你既然不能履行你的承诺,为什么还要向我许诺呢?你是尊贵的皇子,也许你习惯和女子这样玩玩而已,可是我会当真的,我真的会当真的,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竹桃的脑中又闪过那句话,“沐布说他什么身份的女子都玩弄过,就是沒有药过大夫,他不过是一时间贪图新鲜罢了……”

    竹桃痛苦的闭上眼睛,双手紧捂着双耳,一边流着泪,一边不停的说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沐布不是这样的人。不是的,你们骗我,你们骗我……”

    可是她越來越痛的心,却告诉她,她已经相信这些都是真的,她与沐布已经彻底沒有在一起的希望了,沐布欺骗了她,而她也不会再允许自己再对他用情。

    只要一想到这些,她就泪流满面。

    大雨,早已经停了,夜,寂静无声。

    她的心,又苦又痛,折磨得她几乎要昏死过去,也许昏死过去了,她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突然,屋外传來悠扬的笛声。

    那笛声温柔而平和,向一个温暖的朋友在向她低歌,那每一个音符,都飘荡着无限的暖意。

    竹桃痛苦而快要窒息的心,在笛曲下,渐渐平复。

    她又缓缓走到窗边,从窗逢看去,清扬正在月光之下,执笛而奏。

    他将他的担忧,他的心疼,他对竹桃只付出不求任何回报的浓浓爱意全部通过笛曲,缓缓传递给了她。

    他不求她能如他喜欢她一样的喜欢她,他只希望她能一直这样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生活。

    竹桃看着背对她而站的清扬,心里轻轻一叹。

    月光打在他的身上,凸显着他的背特别的宽厚与挺拔,给人无限的安全感。

    竹桃心中划过一股暖流。

    清扬永远是这个样子,在她身边就像影子一样,平日里很容易让人忽视,但是一旦她出了什么事,他永远都会在她身边,而且永远以一种令人非常舒服的方式守护着她。

    清扬,谢谢你,谢谢你。

    这样的日子,还好有你。

    竹桃的心,在温暖的曲子的安慰下,终于不再像刚刚那么凌乱,脑中胡思乱想的画面也越來越少。

    她重新回到床上,已经平心静气了许多。

    忙碌了一天,看了一天的诊,又想了沐布一天,又受了打击,淋了大雨,她真的累了。

    伴着悠扬的笛曲,竹桃的眼皮子

    越來越沉,不多时,便缓缓睡去。

    而为了让竹桃安眠,清扬的笛子一直吹到了后半夜。

    临睡前,他悄悄看过竹桃,看到她脸上还挂着泪痕,轻柔的为她拭干了眼泪。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若是沐布再敢惹竹桃伤心,他才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翌日,竹桃一早便起了身。

    她脸色苍白,眼下黑青,面容憔悴,整个人看起來疲惫不堪。

    黄文药看到她,吓了一跳,“桃子姐,你这是怎么了?不过一日的时间,你怎么憔悴成这个样子?你昨夜沒睡吗?”

    竹桃只觉得头重脚轻,头晕眼花,呼吸不畅,说起话來还带有浓重的鼻音。

    “我沒事,可能昨夜多梦,沒有睡好。”今天是开业第二日,是她坐诊日,她就算不舒服也要坚持。

    “桃子姐,听你的声音,好想得了风寒啊,对了,昨日你淋了雨,你日你不要坐诊了,去休息吧,让陆大夫替你吧。”

    文药有些担心的说道。

    竹桃摇了摇头,她要是不让自己忙起來,只怕又不知道会胡思乱想些什么了。

    “我沒事,一会儿喝些姜汤发发汗就好了。陆大夫看外伤与骨伤很在行,但是其他伤病就很一般。小姐说了,开业之初是攒口碑与人气的时候,马虎不得,否则会砸了招牌的,这几日我会连续坐诊,我沒事的。”

    “好,你坐诊可以,但是先把姜汤喝了,再用早膳才可以,这离开店还有些时辰,你不吃饱了怎么有体力诊脉。”清扬的声音突然传來。

    竹桃闻声看去,只见他端着姜汤与早膳,向她走來。

    “小桃儿,來,将姜汤喝了。”

    竹桃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好,于是乖乖姐过姜汤,二话不说的喝下。

    “呵呵,小心烫!”看着竹桃喝下姜汤,清扬的嘴角上扬,安慰的笑了笑。

    可惜,竹桃姜汤是喝了,早膳却一口都沒有用,光是闻着饭味,她已经开始反胃,根本吃不下。

    竹桃甩了甩昏沉的头,忙着來铺。

    清扬担忧的问着文药,“她为什么闻到饭味就开始反胃呢?”

    文药小大人的模样道:“一般这种情况呢,极有可能是有喜了。”

    “别胡说,这是不可能的。”

    “嘿嘿,我也知道桃子姐不可能,那就是有胃火,人受到巨大打击的时候五脏郁结,胃也一样,胃因郁结而生了胃火,便不能闻荤腥,严重的什么饭味都不能闻。

    桃子姐这种情况是胃火比较严重的。”文药一直研习医术,是宝芝林里的小大夫。

    “那要怎么办?你开个方子调一调?”不吃东西怎么能行呢?

    “药石能调理身子,但这胃火实属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文药人小,可并不糊涂,竹桃为何如此,他也是了解几分的。

    “桃子姐喜欢甜点,她吃不了其他的,也许甜点还可以,清扬哥,你可以去试试。”

    “好,我去做些她最爱吃的栗子糕。”说完,清扬不敢耽搁,从來沒有下过厨的他,马上跑进厨房,向厨娘请教怎么做栗子糕。

    宝芝林开铺后,來看诊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昨日有些人药到病除,今日有许多慕名而來。

    竹桃撑着不太舒服的身子忙碌起來,心里总算舒服了些。

    原來身体痛了,比心还痛,心就会觉得沒那么痛了。

    竹桃终于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因情伤而伤害自己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庶女毒妃》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