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老五新书《前方有鬼》,日更一万,已肥,可宰!

    章推章推!五志大神的《前方有鬼》

    简介:这个世界是有鬼的,

    也有神。

    可是现在,神都死了!

    在这个老神死去,新神未立之际,也是妖鬼们的狂欢之时,翻身之机……

    喜欢此类或者想看看新奇的请移步一观啦。话说回来,我其实也想写妖魔鬼怪的,就是不知道大家支不支持……

    =======

    一夜之间,位于西南这处的省会蓉城,风声鹤唳。

    坊间到处都传闻着鑫隆集团出事的消息,警察清路那一幕,足以引发耸人见闻扩散,街谈巷议众口纷纭,其次就是警方开始四处突袭抓捕相关涉案人员,而蓉城官面上和相关领域消息灵通的,感受到的震动更大,一些人目光放在上层,不漏掉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现在蓉城一些相关领域行业,无论是身家不菲还是平民百姓,个个都竖起耳朵,判断局势的发展,但毋容置疑,所有人的触觉里,一场剧烈的地震,正在如将沸滚水般形成。

    外间是风遄雨急,很多人又将彻夜难眠。

    而看似风暴核心,却难以和风眼脱尽干系的伏龙大院的家属楼的其中一间透着馨宁灯光的屋子里,难得没有在伏龙大楼的程飞扬站在窗前,背着手,面朝窗外而立。

    程燃在沙发静默以待。

    电话响了起来,程燃接起,是谢飞白,“程燃,听说了吧,你消息肯定没我灵通,上回不是叫人打了你的雷伟呢,现在东窗事发,我有些个在省里大院的朋友跟我说起其中那些他们彼此间传闻的细节,据说是今年公安厅全省处级干部会议上面,新华宾馆有个副处级干部拿着材料闯上高层办公室,要求对鑫隆集团多人立案抓捕,省委省政府那几个管事的,都给惊动了。据说证据确凿,这次一旦大规模抓捕,接下来就会拔出萝卜带出泥,总而言之,这个敢拿材料胁迫高层立案的干部算是火了,也是拿前途搏了个玉石俱焚,有种!雷伟这种人,我爸就跟我说过,确实是可以依仗自己的势力欺人,黑白两道嘛,白的他在拉关系搞联盟,黑的就培养武装打手,随时为他出击,但既然是走得这么一条路,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有一天天道循环,像是这样遇到比他更狠的,那就只能硬着头皮挨锤了。”

    程燃当时在校门挨了一记巴掌,消息灵通的谢飞白后来也就知道了,当时打电话语气如丧考妣,问,“听说你被人打了?”下一句话就是语气逆转的幸灾乐祸哈哈大笑,“啊哈哈哇靠我怎么觉得这么爽呢,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啊……”

    直到程燃语气森寒的吐出一个“死!”字,谢飞白那边才稍有收敛,小声一句问道,“姜红芍有没有要杀人?”

    程燃奇了,“为啥她要杀人?”

    谢飞白也就嗫嗫嚅嚅,最后笑道,“我原本以为只能她先打你呢,结果她还没动手拿给雷伟抢先了,你说她该不该端把机关枪出来扫射?”

    程燃没声好气“你有多远滚多远。”

    谢飞白虽然平时对姜红芍有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一方面他家和她家确实是两个系统,泾渭分明,谢飞白虽然天不怕地不怕,到底平时对姜红芍乃至她背后家里的态度,也是敬而远之隔海相望。

    不过谢飞白这皮糙肉厚的家伙,最后还是道,“我听说了打你的那个叫袁奎,怎么的,谄媚叫你‘老板’的马宏宇他爸管着那个辖区,我帮着打个招呼,给那个号称西华街老大的家伙狠狠一点教训,保证让他以后看到你就绕道走。这事儿也就别感动了,哥们儿帮你怎么都好,千万不要事后再拿百分之五的股份来硬塞给我,你这是看不起我,我们两个之间,还说这些吗,帮个忙让你出点气,百分之一就够了!”

    程燃反倒是气笑了,“硬塞?我就是硬塞给猪都不会塞给你!”

    谢飞白语气骤变,“程燃,你这样侮辱人就没意思了啊。我当初为什么要答应你建设天行道馆,那是看你搞得风风火火,身心俱疲,所以我愿意过来帮帮你,搭把手,你以为我是随随便便出山的,我一天那么多事,不付出精力体力啊?”

    “那要不然我把股份给你作价,钱全部补偿给你,你退出来也行,保存体力?”程燃笑道。

    “这个事,不急不急,还没伤筋动骨。”他语气骤转,“话说回来,我还是真的去帮你把袁奎揍一顿吧,关键是这小子太跳了,我的眼皮子底下不允许有这么跳的人,还什么西华街老大……”

    程燃问,“不要百分之一的股份了?”

    “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这是我单方面看不顺眼他,和你无关。不要总拿百分之一股份侮辱我,当然,你要执意如此,我又拦不住你……哈哈,开个玩笑,我谢飞白是这种人吗?”

    当时就是这样的对话,至于还在拘留所的袁奎有没有被谢飞白“兑现”,那就不得而知了。

    眼下谢飞白在电话那边道,“总而言之,这次雷伟不死也得脱层皮,不管是谁在背后要动他,算是除一害,也给你爸的伏龙和你挨的一巴掌出了一口恶气了,咱们也就看着吧,这回该如何发展。但我那些省大院里的朋友的信息都是,不太好说,这个雷伟很有些来头,没准身边的人抓干净了,他自己也能撇清楚。最关键的是,动他的源泉只是一个外地的处级干部,顶天了局长级别,这是自下而上推动的,不是自上而下发源的,后果就不好预测了。”

    挂了电话,程燃陷入沉思。电话又响了,接起来,一个清盈的女声传来,“程燃?”

    “老姜。”

    姜红芍道,“我听我爸说了,是你的叔叔掌握了雷伟的材料,闯省厅要求立案。”

    程斌动员,顾小军对雷伟实施控制,这些是程燃知道的事情,但鉴于在行动期间内,很多事情大家都持缄默,没有透露。

    谢飞白或许能通过家里的关系和流传的各种信息渠道,得到如今蓉城发生了什么,但涉及这些细节,那就不知道了。

    不过作为程斌直接领导的姜红芍父亲李靖平,程斌的动作,李靖平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姜红芍打来电话,程燃心就稍微安定了,试探问道,“你爸那边怎么说?”这当然是一个通过姜红芍的口得知如今上层态度的窗口。

    “还能怎么样,证据确凿,坏人难道不应该罪有应得?我爸是对你叔叔的做法表示支持。”

    程燃知道,姜红芍透露的这番话,是何等的难能可贵。

    正义不会迟到,这话说来很容易,但实施却难上加难,更别提在人行其路各有所图的世间,每个人所在一个位置上,都有对事物的态度和考量。特别像是程斌这样的做法,是官场上的大忌,问题出在一个令整个省里相关位置上的高层人士,都陷入“被动”。

    没有哪个领导愿意自己被下属逼迫,不得已趟入一个火坑里,弄不好就是慷他人之慨,被人推动着火中取栗。好处都由他人给得了,自己还惹一身骚。

    在那个位置,更多的还会考虑这是不是一个别有用心的人设置的陷阱?将自己挤出那个位置,或者扯入某种派系的斗争中。

    是以程斌的这种行为,就算明面上还是以大局为重,正义为锋,就算是能够打尽犯罪分子,赢得名望,但到头来,很可能就会被放置在虚职之上,成为一个吉祥物了。因为总会有人担心,下次还会不会再来一回地震式的“惊吓”。

    而李靖平本身就是一个小小的旗帜,他能鲜明的站出来对程斌给予支持,而不是保持沉默丢车保帅,这本身才是显出他的脊骨。

    他的表态,就不是可有可无,那就是省内如今和他在一条线上的,事到如今都要站出一步,同进同退。

    “你爸是不是对我印象坏透了?”程燃试探着问。

    姜红芍在那边浅笑,“难道你以为你在我爸那里印象很好?当初考高中被我辅导的时候抓个正着怎么不说?我爸觉得若不是我大发慈悲的偷偷给你辅导,你是不能考上山海一中的。”

    程燃哭笑不得,“那你有没有解释过啊?”

    “解释了啊,”老姜在那边乖巧道,“解释你聪明是聪明,就是聪明没用到正道上。”

    “你还不如不解释呢!”程燃那个气不打一处来。

    “反正你在我爸这里都破罐子破摔了,印象差点没什么,”姜红芍停顿一下,又用勾起程燃心情坐上车般奔高的话语道,“说到底我爸温润如玉,别看他平时黑面神,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妈,我现在都不敢跟她说一句话。”

    程燃心头提拉着,“怎么了?”

    “你叔叔现在是专案组指挥长,就是省里紧急会议上面,我妈力排众议,第一个提出来的。没有办法,她从来没有被这样给架上来过,心里窝着火呢……反正最近几天,我在家里都不招惹她了。”

    程燃揉着眉头,开始觉得头痛了,觉得自己好像未来得罪的人大了去了,比得罪雷伟还可怕。

    姜红芍在那边惨兮兮道,“但是话说回来,也不全因为是你吧……那天你被人堵校门后,我也跟我妈说起了作为普通人的安危这件事,从某种程度上,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是普通人这个范畴。如果无法制止杜绝这种行为,上次是你,下次说不定就是我。她肯定是不愿意看到这种无法无天的情况继续下去的。所以这次推动这回事,就是希望你的叔叔能够把这件事做彻底吧。”

    程燃心头涌动暖意,虽然隔着电话,却仿佛也能感受到这个女孩在自己面前的春风之姿,“你当时不是说,只是等着看吗?”

    “我现在也是等着的嘛。”

    姜红芍笑道,“傲梅从无仰面花,如此男儿方豪雄。程燃……你和你叔叔很棒……加油呢!”

    程燃赞扬,“好诗。话说,有没有友情拥抱啊?”

    “去死!”

    挂了电话,姜红芍双手捂了捂脸颊,然后像是烫死了烫死了般扇风。

    ====

    哼,你懂的。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老五新书《前方有鬼》,日更一万,已肥,可宰!)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投推荐票 (←)上一章 《妙医圣手》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