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十九章羲皇开天

    许仙是当今一位名医的学徒,按照传承来说也可以分属医家,所以法海才会在除妖的时候动了度化许仙入佛门的念头。法海得到药师如来的一颗化身佛舍利跟东方琉璃shijie关系密切,所以在看到许仙修行医道跟药师如来有缘之后便动了爱才之心。

    却说许仙经过端午惊变之后,隐约之间对白素贞的身份也有所怀疑,后来经人指点而来到金山寺。然后白素贞前往金山寺寻人,zuihou和法海相斗数百个回合,白素贞一怒之下欲要水漫金山寺。

    水漫金山寺说得轻巧,但是那水源自何处而来?降雨,而且是妖仙为私情施法降雨,绝不容于天地。而且白素贞和法海道行相仿,都是距离成仙得道半步之遥的存在,白素贞单单降雨一场也未必能够淹了金山寺,所以她便将附近河川的大水给引了过来。

    这就是大罪!一场水漫金山要死多少生灵!所谓生灵不单单是人族,飞禽走兽、花草树木同样也是生命,别说什么为了aiqg便可以不顾一切,那些枉死生灵又是何其无辜?假若白素贞不是陷入情劫,哪里会不智到这般境地?

    当白素贞调动水源的时候就将宓妃这位水主给惊动,宓妃自白素贞身上隐隐看到自己的影子。当初自己陷入情劫恐怕也是如此不智吧?宓妃不敢让白素贞真正造下这份杀孽,连忙借助九州河图将白素贞招来的水源再度收回。

    所幸如今尚没有生灵遭难,不然的话这份业力自不是白素贞一介区区妖仙可以抗住。便是法海也可以顺势请来天兵天将诛灭白素贞。

    妖仙不顾天规而私自降雨,而且不是为了天地众生还是为了自己的斗法私事?将周围的水源汇聚于金山一地,可曾想过那些水神的感受?可曾想过金山生灵的无辜?

    宓妃强行干涉之后,汉朝的业力再度席卷上来。不过虽然宓妃分担汉朝的业力因果,但是一损共损的同时,汉朝自身也会分走大半业力。不然的话宓妃又不是傻子,凭什么汉朝气运绵延而将所有业力都给她?她所分担的只是通过因果联系的一部分业力而已,大半业力而是在汉朝自身上面,不过在汉朝稳健发展之下只要人族气运昌盛,那么便可以借助汉朝的发展人道的功德将业力一点点化解。

    不过就是为此也需要宓妃借助黄河来转嫁业力。黄河汉水是刘秀当初立下的祖河作为汉朝的根基。而在洛神借助黄河汉水转嫁业力之后,那汉水的水运渐渐也开始消散,甚至九州上另外两条汉水早就枯竭,完全受到宓妃的业力转嫁影响。

    “看到这件事又要你去出面了。”洛神将银色龙尾一扭。遥看向南海珞珈山方向。

    观自在端坐紫竹林七品莲台。感应到宓妃的传讯之后便亲自出面前去解决此事。观自在和法海都是佛门中人相互之间也比较好沟通。加上紫微大帝欲要将座下文曲星转世,所以在这层顾忌下,法海跟白素贞约定待文曲星君降世之后。白素贞因果了结便必须离开凡间回山修炼。

    这件事对谁都好,白素贞可以借此而了却因果功德圆满,法海也能将白素贞从许仙身边驱逐,将自己的因果了结。还有紫微星尊也能将自己的星官安稳转世人间,可谓是皆大欢喜。

    但是!凡事就怕有一个但是。在白素贞诞下文曲星君之后,不知道是道行受损还是真正爱上许仙,居然要留下凡间跟许仙相伴一生。

    “又是一个痴人!”真武大帝目光冷冷看向人间,白素贞不愿跟许仙父子分离而半路折返,结果正巧被法海用佛门秘宝碰个正着给收了去。没有文曲星君护身加上白素贞生产而伤了元气,直接被佛光打回原形。

    “今日果,昨日因,当年你在本帝面前发下誓言。如今要违逆誓言哪里是那么轻松的?天道不可欺的道理莫非你就不懂,千年道行都到哪里去了?”真武摇摇头对座下神将吩咐:“龟蛇二将何在?”

    “小神在!”龟蛇二将是真武座下顶级神将,正合玄武动静之道。

    “那妖仙白素贞在朕面前发下誓言,如今其违逆誓言合该有天雷齑灭之劫,你等便去行劫吧!”真武将一道玄天真武雷符交给龟蛇二将,正要他们去凡间行劫的时候,却有骊山忆棠带着宓妃的传讯赶了过来。“还望大帝手下留情!”

    “仙子,那孽障是你门下,朕不追究你管教不严的罪名,你倒是来给她求情的不成?”真武大帝虽然知道宓妃等人在谋划人妖之恋,但是天规神律岂能轻易徇私?而且是白素贞自己违反当初发下的誓言,便是有天大理由也难以宽恕,不惩戒如何彰显天道至公?

    “她擅闯地府救人,偷入天界盗取仙草,或许对他们夫妻而言其所行为善,但是日后若有人借此而效仿,那么又当如何?朕知道你和师姐还有观自在菩萨等人的算计,但是诸位也别太过分了!前些天若非师姐及时将大水散去,如今要有多少生灵遭了水难?”真武大帝对骊山仙子斥责道:“凡事有度,她做的不过分,吾等仙神看在尔等的面子也就过去了,但是诸位也别太过分了。”

    “师姐倒是不知道师弟有这么大火气!”宓妃的声音自骊山仙子腰间一个法螺传了出来:“白素贞违逆当年誓言的确要罚,不过天雷诛灭到底是太过了,毕竟她和许仙二人在人间行医也有不菲功德积累,不若将她压在雷峰塔下算是一个教训吧。”

    “……”

    “师弟,虽然白素贞所做有错,但终究罪不至死,镇压雷峰塔之下也算是应了当初誓言。况且天道至公,但仍有一线生机,白素贞一身功德不菲也不当死在你的雷符之下。”

    “既然是师姐的意思那么就这么办吧。”太玄也懒得跟宓妃等人较真:“不过师姐也要注意了,在紫光师伯、吕纯阳还有白素贞这些事情之后师姐最好多想一想这些深陷情劫之人的下场,然后再决定你跟那家伙的事情吧。”一开始真武对宓妃那件事无所谓,但是随着这些陷入情劫中的人一个个智商下降灵慧不在,真武目前来说跟风烨等人站在一边,对宓妃的姻缘可是持反对态度。

    之后真武命龟蛇二将遣下化身镇压雷峰塔看守其中的白素贞,至于许仙原本心灰意冷欲归入佛门,奈何有医家出面将其救走,直至二十年后劈开雷峰塔将白素贞救出。

    “bixia这件事做得实在不地道!”药师如来有感雷峰塔倒塌,失笑道:“bixia要是想要这个医道英才直接说一声即可,何必专门大费周章将贫僧的雷峰塔劈开?”

    “你那化身舍利在金山寺得了这许多功德应该已然圆满,有何吝啬区区一座雷峰塔?况且药王医道当有孤执掌,又何须跟你提前报备?”神农的声音遥遥传入琉璃shijie。

    药师如来伸手一点,那被劈成两半的雷峰塔直接化作一左一右的双峰塔,成为金山寺一处奇景。

    “bixia这次是来找茬的?”药师如来笑道:“贫僧的医道又不是你那一脉而传,bixia管的也太宽了。”

    “只是提个醒而已,有些东西不该染指的就别乱动,这句话也希望阁下带给释迦如来,有些东西到底不是他应该妄想的。”神农霸气的甩下一句话神念重返火云天。

    劫难!劫起佛门!神农看着自己面前的连山卦象不断苦思:“如今人族大兴到底是何等劫难居然有动摇火云天根基之势?而且看此劫难似乎不比当初轩辕证道的时候要差,难道人族如今又有一场大杀伐要开始了?可惜伏羲bixia不在,不然的话以河图洛书也能推演出来究竟而不是这粗略皮毛。”

    这时,整个火云天蓦然震动起来,一道流光自伏羲闭关之处而起冲入混沌之中。

    “伏羲bixia要证道了?”神农看到伏羲身上不断涌动的道光又惊又喜。倘若这位bixia证道混元,人族气运大涨之下应该也不惧所谓的劫难了。只不过效仿盘皇开天辟地到底太过凶险,不知道这位bixia胜算几成?不单单是神农起身来到伏羲周围,便是几位圣人的神念也都看了过来。到底是天地间能够多一位圣人还是再度重演紫光夫人的悲催遭遇?

    伏羲不管那些圣人的各种计较,直接在混沌中显露自身的人身龙尾像,万丈神体怀抱一颗shijie灵胎而龙尾将混沌不断搅动把混沌元气汇拢过来。

    在那些元气融入伏羲怀中的shijie元胎后,伏羲再度将元胎震碎,整个shijie的元气被最核心一点的shijie烙印吸收然后落入伏羲手中。这个烙印就是伏羲无数年来所演化的shijie法则,如今在混沌中重开天地同样也需要这颗shijie种子。

    伏羲的开辟之法跟盘皇有很大区别,至少伏羲本人并不是自鸿蒙元胎中而出,也不必开辟什么清浊shijie,而是将河图洛书祭出演化一个巨大的金色八卦轮将混沌元气不断熔炼,然后分解成为天地风雷等八卦元力。

    “乾为天、坤为地,天地是为一变!”那八卦轮盘上面天地两道神文落入伏羲手中的shijie种子,直接在伏羲手中演化一个小天地。

    然后伏羲将天地抛落在混沌之中用龙尾将天地裹住,一面帮助天地吸收元气不断壮大,一面则是保护天地不被混沌气所侵蚀。(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 《洪荒元符录》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