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十二章姻缘主角

    风烨咳嗽了几声:“老婆子,你说这大清早的这些人在这里争论什么呢!”

    风烨的话将二人的注意力转移过来,女娲言道:“二位这是吵什么呢!”

    那猎人乃是一身捕蛇人打扮,脚下横着一个竹篓,正在跟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牧童争吵。看到一男一女两位老者,捕蛇人的语气不由缓和了几分:“正巧,两位老人家不妨来评评理。”赤县神州到底是儒家大兴,敬老风气还是很畅行。

    “老人家,这牧童不知好歹居然偷偷放走我抓取的白蛇,你们说这不是断人生路吗?”

    风烨神色一动,将两人仔细看了看,心中突然明白女娲的机缘何在了。

    女娲面带笑意看向牧童:“那么你又有什么可说的?”女娲心血来潮自然将自己的机缘算了出来,这牧童正是四桩姻缘中其中一个主角。

    “婆婆,那小白蛇到底可怜,吾等都是天地间生灵何苦要彼此相残?”牧童一脸天真说道。

    好一个纯真性子,风烨叹了口气:“可是,你知不知道那白蛇有没有毒?如果日后那白蛇下山害人性命又该如何?”

    “这――”

    捕蛇人听了风烨的话,一脸哼哼道:“老人家说的没错,且不论捕蛇本就是某家的营生,日后那白蛇要是下山害人可不见得会记得你的这番恩情!到时候倒霉的说不得便有你一份!”捕蛇人抓蛇多年,自然也明白那蛇非是毒蛇之属。只是气不过牧童所为便吓唬他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风烨目光瞥见草丛中的白影嘴角不由一翘:“那东郭与中山狼的故事你可曾听过?今日你救白蛇一命,日后说不得这白蛇便要害得你家破人亡你。而且你坏了这位壮士的营生,你不让他抓蛇卖钱日后他要怎么过活?人世间可怜之人多多,或许正有人等着那蛇胆治病呢。”

    “这――”牧童到底年纪尚幼,适才也是善心萌发才偷偷将白蛇放了,如今被风烨一说脑子里面成了一摊浆糊。

    风烨原本还要说些什么,一旁的女娲直接将他的话头拦下:“罢了,到底是小孩子天真。壮士不妨就此算了吧。”然后女娲拿出一些钱币交给壮士:“就当婆婆做善事起了善心。将那白蛇放了吧。”

    捕蛇人接过铜钱,又瞪了牧童一眼便就此离去了。

    女娲摸着牧童的头,对他安抚一番也拉着风烨离开了。

    “那牧童到底年幼,你又何必跟他一般见识?”两人走远了。女娲才对风烨抱怨道。

    “只是看他这般天真。日后终究有一日要吃亏而已。”风烨看女娲一脸不以为然。又道:“今日他或许可得一番善果,那白蛇或许有报恩之日,而是日后要是再如此做可不见得有好事啊。如果是幼虎小狼又该如何?救虎一命,日后又有人族被吃,那么这是杀生还是救人?而且当初那墨家东郭之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本宫说不过你,不过你觉得他二人如何?尤其是那个猎人。”

    “娘娘也发现了?”风烨神色一动,虽然他们俩人将法力神通统统封闭,但是仙体慧眼犹在,自然看得出来那猎人脑门上的一道佛门金光。

    “那猎人似乎与佛有缘,或许要归入佛门呢。”风烨沉吟一下:“那牧童如今一番话若是真的点醒猎人的善心,日后那猎人放下屠刀皈依三乘的话,两人这段因果恐怕也要纠缠下去了,说不得日后这猎人还会度牧童入佛呢。”

    也是风烨二人如今神通不在,自然不知道在两人走后没多久,猎人突然碰到一位佛祖化身,受此点化而萌发佛心,日后转世数世而参悟佛法,反而另有一段机缘。

    “还有那条小白蛇居然隐隐具备灵性,想必是食了帝流浆而开启灵智吧。”女娲赞道:“本宫算到那小白蛇跟本宫还有一段缘法,或许要拜入骊山门墙呢。”

    ……

    两人走了十几日,看到一路上家长里短倒也帮忙断了几个纠纷,接着便就进了江城。

    就在二人准备找个地方落脚的时候,忽然看到天桥边有一群人围在一起。二人本就是要历练人生也就跟了过去凑热闹。等他们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之后不由摇摇头,原来却是一女子在卖身葬父。

    “老婆子,这时候你怎么不发善心了?”风烨暗自对女娲说道。

    “想必这丫头也看不上我的钱财。”女娲打量女子的衣着打扮说道。这女子身披孝服白衣,身边竖着一副木板,眼中含泪跪下地上,芊芊弱弱仿若风中娇花一般。

    “真要是卖身葬父怎么需要这么多银子?而且既然要为奴为婢去卖给官家不是更好?何必在天桥这个来人人员众多的地方?不外乎是想要寻个富贵人家吧!”女娲这时候可没有什么怜悯之心了。

    “不外乎是用自身皮肉卖一个好价钱罢了。”这话不是风烨和女娲说的,而是不远处一位蓝衫书生跟他的同伴在说。

    “或许她另有隐情呢?”一旁的青衫书生迟疑道。

    “什么隐情?一副棺材才多少银钱?远的不说,只要她好生去户人家签上文契,区区一副棺材钱还是可以先赊出来的,然后顶多一年的功夫便挣回来了,她不是卖身为奴吗?这样不是更方便?”蓝山书生跟他的同伴说道:“就算她不愿与人为奴,大不了找个苦工碰上一个好老板也能提前帮忙办一副棺材。所以说山伯兄你还是太天真了。”

    青衣书生闻言辩解道:“但是那些富贵人家挑选婢女何须用她?用人牙子或者官家贬下的女奴不是更好?总比这种不知道底细的人要强多了,而好心老板也就更不好找了。”

    “那么就直接拿着自己的文正抵押给官家。江城城守前些天不是还在找女婢吗?将她的身份文书拿出抵给官家,官家还怕她跑了不成?反正这种卖身葬父的女子,除了极个别的以外都不是什么好人!”蓝衫书生说道。

    “这书生倒是跟你想一块去了。”风烨侧耳听了一阵,便对女娲低声道。

    女娲盯着蓝衫书生看了一阵:“看来我这机缘真好寻啊,这么快就碰到主角了。”

    听了女娲的话,风烨再度细细打量一下二人,就发现那蓝衫书生贝齿朱唇,肌肤雪白,十指纤细,仿若女子一般。

    女扮男装。牵扯到女娲的四大姻缘。然后又是山伯兄,除了梁山伯和祝英台还有谁?

    “算了,我们还是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吧。”女娲看到两人之后也就不多在意,而是对风烨说道:“如今我等为了这桩机缘恐怕要在江城多呆一段时间了。也要找一个真正的落脚地才是。”

    风烨女娲行这一路都是在神庙客栈过夜。客栈的话直接两间房便解决了。而神庙的话不外乎是女娲庙和烨龙庙。反正他们俩掌控人族信仰无数年,尤其是女娲娘娘可是人族一开始便祭祀的母神,但凡有乡镇人族聚集之地便有女娲娘娘的神庙所在。毕竟不管是丰收顺产都需要这位女神的庇护不是?而且他们的神庙不就跟自己家一般吗?就算给了庙祝一点香油钱,也可以看做是奖赏自己的信众,这一路反而可以看做是两神对自己神庙的微服考察了。

    “那么我们便在此买一处居宅吧。”风烨当初用两块玉雕也换了不少钱银,便是两人这一路花销也没有用去多少一处居宅还是买得起的,随后两人便去官家寻找空闲无主的居宅。

    要说风烨weishen这么热心,自然也是为了穿越主角必备的一个情景。修士买房必是闹鬼阴宅,然后秉承艺高人胆大的精神在别人的诸般劝阻下将那处住宅买了下来,接着连夜就搬入其中来上一场降妖捉鬼,zuihou发现那所谓的鬼怪是一个可怜女子,于是主角便多了一个美丽侍婢,接着红袖添香又是一段佳话流传。

    不过现实是骨感的,虽然所谓的鬼宅是有,但是当他们住过去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异状发生。

    风烨一边清理房屋一边对女娲抱怨:“不是说这是鬼宅吗?怎么半点鬼气也看不到?”

    “别说鬼气了,这里的风水还是挺不错的。”女娲作为大地女神,要说风水灵脉当然拥有权威发言。风烨二人所选的这处房屋原本是一户富贵人家搬迁之时遗留,当初倒也没有什么鬼怪之说。只是近几年突然有附近的人家说,夜晚会在此听到动静似乎是鬼怪作祟,而且有几次还有血迹流出,于是鬼宅之名也就传了出去。

    “不过要是有些妖灵也好啊,好歹也能多几个侍婢。”女娲将这处房屋转悠个遍,这房子并不大,毕竟只是风烨和女娲两人居住,除了正厅主屋之外,左右各有一列厢房。而后院除了角落的灶房仓库外,中央还有一个微型水池。

    女娲盯着水池中的假山看了看,虽然这里几年没人住,但是水池以及假山倒是很干净。

    “对了!我们是不是也要去买些食物?”这时候,风烨从前面走了过来,看到水池中的假山也是一愣:“既然是要在此落脚,那么准备的东西也有很多。蜡烛、灯笼、灯油、食物、厨具、斧锯等等都要我们重新配置啊。”

    “斧头这些工具倒是不用了,柴房里面倒是有一套旧的,重新打磨一下也就能用,不过依照吾等之手段也用不上此物才对。”女娲看到风烨衣服因为打扫房屋有些凌乱,便帮他理了理襟口。“不过去采购什么的,这经历本宫倒是少有。”

    “那娘娘就去好好体验一下吧。”风烨从袖子里掏出一袋银子:“我还要打扫房间,这事便有劳娘娘了。”陪女人去买东西?就算是女神也不行!风烨心知女性的天性,直接将女娲的话堵上。

    “娘娘要是闲着没事,不妨再去找找那两位有缘人的栖身之处,看样子他们应该是附近书院的书生才对。”(未完待续……)

    ps:双更神马的实在太美好!
投推荐票 (←)上一章 《洪荒元符录》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